七个人把剩下的几只兔子烤熟吃完之后,云初玖擦了擦嘴,伸了个懒腰:“哥哥、姐姐们,你们到下面等我,我做一下善后工作,然后去找你们!一会儿,不管有什么动静,你们也别管!”

  云初肆等人虽然有些不放心,但也知道云初玖鬼主意多,只好先往回走!

  过了一会儿,只见之前烧烤的地方闪过几道耀眼的光芒,并且还伴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云初玖蹦跶着带着小黑鸟追上了云初肆等人!

  “小九,刚才山上是打闪了吗?没伤到你吧?!”云初肆担心的问道。

  “对啊!确实是打闪了!不过这闪电来的正是时候,你们过来,明天我们就这么这么办,这么这么说,明白吗?”云初玖呲着小白牙,露出小狐狸一般的笑容!

  云初肆等人听的一愣一愣的,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初玖,小九简直是太坏了!这简直是颠倒黑白,逆转乾坤啊!

  “小九,这样,这样真的好吗?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云初肆说不下去了,因为云初玖正冷冷的看着他!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过分?是不是不应该和执法队对抗?是不是应该乖乖的跟着执法队走?”云初玖小脸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

  云初肆等人莫名觉得此时的小九很吓人,喏喏的说道:“小九,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们只是有些不明白,这样事情不就闹大了吗?到时候咱们怎么收场啊?”

  云初玖冷哼了一声:“四哥,你把灵华宗的门规掏出来仔细看看,如果在后山生火是什么罪名?会受什么惩罚?”

  云初肆赶紧从储物袋里面掏出门规翻了起来,可能是紧张,半天也没找到!

  云初玖幽幽的说道:“第五页,第一百零八条!”

  云初肆翻到第五页,果然第一百零八条上面写着“未经批准,擅自在后山生火者,按照情节和引发的后果酌情处罚。轻者进行口头警告或者处以灵珠、灵石处罚,重者关押至思过崖思过,情节特殊严重者逐出门派。”

  “这,这,我们的情节明明很轻微,为何那个刘师兄说的那样严重?还说要把我们逐出灵华宗?”云初肆等人惊呼出声。

  “因为那个三角眼是想借题发挥,公报私仇!”云初玖冷笑了一声。

  “小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公报私仇?那个三角眼和咱们也没有什么瓜葛啊?”云初肆等人不解的问道。

  “最开始我只是觉得他有些面熟,后来听到他的名字才恍然大悟!记不记得第三轮咱们淘汰的那个什么悲催小组?那个组长不是叫刘庆华吗?那个三角眼叫刘庆振,长的还那么像,没准就是亲戚!

  云初玖见云初肆等人似乎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心里叹了口气,云家把他们保护的太好了,他们都有些善良过头了!看来需要让他们醒醒脑了!

  “那个三角眼上来就蛮横无理,故意用言辞和行动恐吓我们,你们觉得他平日也是这样执法的吗?他就是在设圈套让我们钻!我敢打赌,只要咱们今天晚上乖乖的和他们走了,明天我们不但会被逐出灵华宗,而且还少不了受一番折磨!

  哥哥、姐姐们,这里不是邺城,也不是云家,灵华宗虽说是名门大派,但是龌蹉的事情和阴险的人也不会少!

  你们觉得为什么我们会被分配到最窝囊的中峰大厨房?为什么那个弟子故意带着我们绕了一大圈路?为什么明知道我们没吃晚饭,大厨房还被开启了阵法?为什么我们刚烤上兔子就被执法队逮了个正着?

  你们要记住,从此刻开始,你们就要时刻保持着警惕之心,否则不仅仅是被逐出灵华宗那么简单,丢掉的会是你自己和兄弟姐妹的性命!明白吗?”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