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是死了,凛寒和北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就像当初的那些人一样,都会死无全尸!”殿主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初?哼,此一时彼一时,当初那不过是天灾,却被你们安在了一个小崽子身上,少废话,你是主动从了我,还是让我用强……”男子接下来的话很是淫邪,云初玖听不下去了。

  云初玖皱了皱眉,我必须得马上想办法,要不然那个老妖婆一犯傻,真的咬舌头就糟了。

  这附近并没有巡逻的,说明这个人是为了风流快活,所以把人都打发了,我倒是可以出其不意把他弄死,这是这样一来,我就暴露了,接下来怎么办?

  算了,不管怎么说,先把老妖婆救出来再说。

  云初玖想到这里,启动了隔离阵,然后对着窗户就是一掌!

  屋里面的男子正在脱衣服,殿主夫人则是被禁锢了灵力捆的结结实实的扔在了床上。

  云初玖二话没说,先朝男子扔过去一个大麻袋,男子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闯进来,下意识的就用灵力去击打麻袋。

  砰的一声,里面的辣椒面顿时就洒了出来。

  男子虽然反应很快,但还是被一些辣椒面呛到了眼睛里面,与此同时,男子脚下就是一趔趄,好巧不巧,裤子脱到了一半,想要起来的时候,再次被绊了一下,云初玖的紫色小针就射中了男子的头部。

  随着爆裂声,男子惨叫连连,可惜,云初玖已经开启了隔离阵,他就是再喊,也没有人听见。

  云初玖抡起擀面棍直接就把男子的脑袋拍开了花,然后把殿主夫人身上的绳子解开,也解了她身上的灵力禁锢。

  殿主夫人本来已经绝望,正要咬舌自尽,没想到竟然是被一向她瞧不起的云初玖给救了,一时之间百感交集,眼泪就流了下来。

  “姨姨,感谢的话以后再说,快看看这人身上有没有咱们能用得着的东西,咱们赶紧商量下一步的打算才行。”云初玖边说边把神识探入了男子的储物戒指,里面除了灵石之外还有一些黑色的石头,剩下的就是灵器、丹药之类的。

  男子身上倒是有个身份玉牌,正面是齐宇两个字,后面是幽冥殿三个字。想来这个人就是齐宇了,原来他不是那个什么陶护法,不过能这么明目张胆做这样事情的人,恐怕和那个陶护法关系匪浅。

  云初玖把男子的尸体收进储物戒指,然后对已经恢复冷静的殿主夫人说道:“姨姨,下次别干咬舌自尽的傻事,咬舌头是死不了的!再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别没事就死啊死啊的!你要是死了,我姨夫和北溟哥哥怎么活?!”

  殿主夫人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再次激动起来,眼圈就是一红,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云初玖就说道:“夸我的话以后再说,姨姨,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其余的人呢?你们是怎么被抓住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