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把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下到了午饭和水井里面,这种毒药和常见的毒药不同,只是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并没有别的特征,所以大家以为是午后犯瞌睡,即便是懂医术的长老也没能及时察觉。

  等到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如果是一般的毒药,我们用灵力压制住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这种毒药一旦起效竟然无法压制,身上的灵力快速的消散,所以对方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攻占了长生殿。

  唉!都是我粗心大意,如果及早排查,一定可以发现他们先期混进来的人,也不会酿成大祸,如果他们真的得逞,我就是长生殿乃至天元大陆的罪人。”殿主夫人很是自责,多年的安逸让她忘记了潜在的威胁。

  “姨姨,那你现在的灵力恢复了吗?”

  殿主夫人点了点头:“这种毒药似乎时效性很短,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异常了。”

  “咱们的人被关在哪里?”云初玖又问道。

  殿主夫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听他说,似乎是个什么堂主,是那个陶护法的舅舅。”

  “那咱们得尽快想出办法来,否则明天早上那个陶护法见不到这个人,一定会起疑心。”云初玖皱了皱眉说道。

  “小九丫头,趁着他们还没发现你,你还回到你原来藏身的地方,等着北溟他们回来救你。”殿主夫人摇咬了咬牙说道。

  “那姨姨你呢?”

  “这一切都是我的疏忽所致,我能杀一个是一个,到了最后我不会再让他们有活抓我的可能,拼着丹田自爆也要再杀他们几个。”

  “姨姨,你有病吧?我辛辛苦苦把你救下来就是让你去送死的?早知道这样,我不救你好不好!”云初玖气呼呼的说道。

  “小九丫头,我以前错怪了你,我也不想死,但是现在别无选择。他们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躲起来就会安全,我则不同,如果我不见了,他们一定会大力搜寻,到时候就会把你也连累了。

  如果我被抓,将来凛寒和北溟要是反攻的时候就会受到钳制,所以我只能死,免得成为他们的拖累。”殿主夫人神色坚定的说道。

  云初玖倒是对殿主夫人的印象好了些,这老妖婆倒也不是自私的人,她转了转眼珠说道:“姨姨,你想死我不拦着,但是咱们还有半个晚上的时间,那个什么陶护法估计明天早上才会发现这个齐宇死了,咱们利用好这半个晚上,或许你就不用死了。”

  “半个晚上你能做什么?况且咱们只有两个人!”殿主夫人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

  “事在人为,再说,你们长生殿还吹嘘怎么怎么厉害呢?怎么悄无声息的就被人家给端了?”云初玖专门往殿主夫人的心窝子上捅刀子。

  殿主夫人的斗志瞬间就被点燃了:“哼,不过是因为北溟带走了一多半精锐,我们又中了毒,要不然这幽冥殿算个屁!”

  云初玖听到一向自诩尊贵的殿主夫人连“屁”都说出来了,知道斗志已经起来了,就说道:“姨姨,你身上有隐匿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