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护法得知长生殿的俘虏逃脱之后,第一时间,自然是关注殿主夫人是否逃脱,结果不但殿主夫人没影了,就连自己的舅舅也不见了踪影,一问那些护卫,才知道自家舅舅干的那些蠢事,险些气晕过去!

  如此看来,事情一定是出在殿主夫人身上,肯定是那贱人身上有什么仙器,解除了灵力禁锢,然后杀了我舅舅。

  所以,陶护法来到演武场外面的时候,虽然看到了殿主夫人和一个小丫头站在一起,但是根本就没把云初玖放在眼里。

  陶护法示意自己这边的人停止前进,然后对着殿主夫人冷笑道:“殿主夫人,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陶某真是大意了!不过,你们这也是无用功,只需我一声令下,你们还是会被我们拿下,而且打斗的过程中难免死伤,所以,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些,主动投降吧!”

  陶护法知道,虽然他这边占优,但是真要打起来,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能不动手自然还是不动手为好。

  殿主夫人还未说话,云初玖就撇了撇嘴说道:“人多就很了不起吗?一群废物有什么用?要我说啊,你们尽早投降才是正理,要不然我把你们全都杀了!”

  陶护法气乐了:“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殿主夫人,你不会想让这个小丫头和我对话吧?”

  没想到的是,殿主夫人点了点头:“不错,我们这边的所有事宜都由小九丫头负责。”

  陶护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殿主夫人难道是被刺激疯了?竟然让一个小丫头全权负责?这个小丫头不过是个灵宗五层的小废物,何德何能受殿主夫人的重视?

  “陶护法,既然咱们两边势均力敌,又都不想浪费时间,不如这样,咱们比试一下如何?你敢不敢比?”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比试?怎么个比试法?”陶护法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比试五局,五局三胜,只要哪一方输了,就愿赌服输,放弃抵抗,怎么样?”云初玖挑衅的说道。

  陶护法气乐了:“小丫头,你难道以为我是傻子不成?我们占尽优势,犯不上和你们比试。”

  “听你这话,你是怕输喽?不过也对,你们幽冥殿也就会些阴谋诡计的东西,真是上不了台面!”云初玖撇着嘴说道。

  陶护法恼羞成怒的怒喝:“臭丫头,你不要胡说八道,否则我先杀了你。”

  “你反应这么强烈,莫非是被我说中了?你作为领头的,竟然对自己的手下如此没有信心,你说你的手下会怎么想?俗话说一头羊领着一群狼根本就打不过一头狼领着的一群羊,这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啊!”云初玖抱着肩膀,抖着腿很是嚣张。

  “你!你找死!”陶护法对着云初玖就是一道灵力攻击,他的灵力物化是一头斑斓猛虎,而且已经有了些许的灵智,朝着云初玖就扑了过来。

  殿主夫人一抬手对着那只老虎就是一道灵力攻击,云初玖还是头一次见殿主夫人出手,殿主夫人的灵力物化竟然是一只孔雀。

  云初玖不由得吐槽,这灵力物化出来的东西果然和人的秉性有关,这老妖婆可不就跟只孔雀似的!

  然后,这货就想起了自己的灵力物化,一只小猪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