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远气的脸红脖子粗:“臭丫头!你闭嘴!”

  “任大叔,这比试又没规定不能说话,你愿意说你也说呗,我又没拦着你。”云初玖撇了撇嘴说道。

  任志远气的越发加紧了攻势,偏偏云初玖不但身法灵活,而且每当她快要闪避不及的时候,身上就会有光华闪现,灵力攻击就会被灵力罩挡在外面。

  “啧啧,任大叔,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吧,平时就爱搜集防御灵器,所以这身上的防御灵器怎么也有个上万件,所以你尽管攻击我,看看是你的灵力先用尽还是我的防御灵器先耗光。”云初玖不断的挑衅。

  任志远气的咬牙切齿:“臭丫头!我就不信你身上的防御灵器一直用不尽,我今天非得杀了你不可。”

  “说大话谁不会啊,我还说我会杀了你呢!切!”云初玖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

  任志远怒不可遏,疯狂的攻击云初玖,云初玖心里一喜,我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想彻底的激怒你,很好,只有你愤怒的失去理智,我才能找到逆袭的机会。

  云初玖再次被逼到了比试圈的边缘,任志远生怕云初玖再用灵力罩挡住自己的灵力攻击,干脆直接跃上前,准备将云初玖踹出比试圈。

  就在他抬起腿的刹那,云初玖陡然对着他就是数枚紫色小针,任志远露出一丝冷笑,想偷袭我?真是痴心妄想!你这灵力物化虽然有些邪门,但是我只要撑起灵力罩即可。

  任志远想到这里撑起了灵力罩,依然朝着云初玖踹了过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云初玖就地一滚,然后手里一摞符篆就扔向了他!

  任志远吓的赶紧往后闪躲,云初玖又是一把符篆扔了过来,巨大的爆裂声接连不断,地上被炸出数个深坑,以任志远的修为想要躲开根本不成问题,但是想要不出比试圈就不可能了!

  任志远的脚踏出比试圈的一刹那,云初玖就拍掌大笑道:“任大叔,我就说让你认输吧,你还不认,现在你输了吧?哈哈!”

  任志远气急败坏的说道:“这,这不算数!你这是使诈!”

  “使诈?我怎么使诈了?说过不让使用符篆吗?再说了,兵不厌诈你不知道吗?陶护法,既然你们输了,那就五个时辰之后咱们决一死战吧!”云初玖笑眯眯的对陶护法说道。

  陶护法的脸色极其的难看,瞪了任志远一眼,心说,真是个废物,虽然他非常不愿意遵守承诺,但是发了心魔誓也只好按照约定行事,命令众人只围不攻,五个时辰之后发动攻击。

  云初玖回到殿主夫人身边有说有笑的,根本看不出一丝的紧张,实际上,这货却很是忧虑,尽管在比试的过程中极力拖延时间,但是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小黑鼠那边还没有进展。

  即便在五个时辰之内能把阵眼破坏,能把消息传递出去,但是恐怕我们也等不及小白脸来救援,还是得想办法自救才行,至少能拖上两天才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