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殿群龙无首,很快就被长生殿的暗卫杀的杀,俘虏的俘虏,整个过程就如砍瓜切菜一般。

  云初玖觉得,之前留在长生殿的那些暗卫一定是假暗卫,要不然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其实,云初玖不了解的是,长生殿的暗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帝北溟带走的那些精锐,都是帝北溟亲自训练的,剩下的一部分则是接受常规训练的暗卫,自然就少了一些杀伐之气。

  不过,通过这次事件之后,这些暗卫也算是知耻后勇,尤其是去破换阵眼的二十个人,后来都加入了精锐暗卫营。

  剩下的事情就是打扫战场,审问口供,云初玖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于是这货饱餐一顿之后,呼呼大睡,直到第二天的上午,这才又活蹦乱跳的来见殿主夫人和帝北溟。

  殿主夫人看见云初玖来了,笑的跟朵儿花似的:“小九丫头,快上姨姨这里来,吃过早饭没有?你想吃点什么?我让人马上就去准备!”

  云初玖看见殿主夫人如此热情,颇有些不习惯:“姨姨,你还是正常和我说话吧,要不然我觉得有点冷。”

  殿主夫人笑骂道:“你个小丫头,难道就喜欢我骂你不成?”

  云初玖嘻嘻一乐:“这样才亲切嘛!您身上的伤没事了吧?”

  “没有什么大碍!小九丫头,以前是我错怪了你,我向你道歉,你能原谅我吗?”殿主夫人一脸自责的问道。

  “嗯,这我得考虑考虑,毕竟被人骂小废物什么的,确实挺伤人自尊的,特别是我这种脸皮薄的姑娘。”云初玖装模作样的说道。

  殿主夫人和帝北溟都是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你脸皮薄?艾玛,你可别逗了,你要是脸皮薄,估计这世上就没有不要脸的人了!

  “小九丫头,以前确实是姨姨不对,这样,我领你去长生殿的宝库,你喜欢什么随便拿。”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姨姨,我记得您说过,这宝库钥匙可是给我了,宝库钥匙都给我了,那宝库里面的东西岂不都是我的?我还挑什么啊?”

  殿主夫人觉得有些人就是蹬鼻子上脸,比如云初玖这货,于是脸一沉:“小九丫头,是不是我对你太过和蔼了?赶紧把宝库钥匙还给我,有时间我带你去挑几件。”

  云初玖把宝库钥匙还给殿主夫人,这货暗地撇了撇嘴,这老妖婆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翻脸翻的比书还快,我又没说不给,凶什么凶?!

  殿主夫人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可是这小无赖要是不压着她点,她就能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于是,殿主夫人没搭理这货,转头问帝北溟:“北溟,审问的怎么样了?那个陶护法都交待了吗?”

  “各种刑法都用过了,很是顽固,什么都不说,最后我只好使用了搜魂,但是他的神魂中被人下了印记,得到有用的信息不多。

  其他的小喽啰所知甚少,只是交待他们是奉幽冥殿刘副殿主的命令,先把长生殿攻占之后,再继续扩张,最终占领整个天元大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