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男子差点气晕过去,用手抹了一把脸:“你个臭丫头!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规矩!”

  男子爬起来伸手就要打云初玖,黄老一伸手抓住了男子的胳膊:“丁管事!这只是意外而已,如果你不让她喂灵宠,那不喂便是!云初玖,以后不准用灵食喂你的灵宠了,听见没有?”

  黄老朝云初玖眨了眨眼睛,云初玖心领神会的说道:“是!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这么做了!”

  那名男子,也就是丁管事阴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哼!这次看在黄老头的面子上饶了你,以后你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我饶不了你!”

  丁管事一脚踹翻了云初玖他们吃饭的那张桌子,然后扬长而去!

  梅力喘着粗气就要追出去,侯天也愤愤的站起了身!北远虽然没什么动作,但眼睛里明显有怒色!其余的人也都流露出不满和愤懑之色!

  黄老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咱们惹不起他!都吃饭吧!小丫头,以后你尽量避着他一些,你不是有储物袋吗?多装点灵食在储物袋里面,回到宿舍再喂这只小东西!”

  云初玖点了点头,心里纳闷那个什么狗屁丁管事到底有什么背景,让大厨房的人如此忌惮?等过段时间,我再问吧,现在不熟,他们也未必肯说!

  刚吃完早饭,外面就有人嚣张的喊道:“云初肆、云初舞……云初玖出来!奉我们执法堂萧长老的手令,带你们前去受审!”

  “小丫头,怎么回事?”黄老一惊,怎么才来一天,就招惹了西峰的执法堂?!

  云初玖扁了扁嘴:“黄老,本来我不想说的,既然他们都找来了,那,好吧,我们出去说!”

  大厨房的众人呼呼啦啦都跟着云初玖等人往外走,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顺手抄起一个大铜盆,还拿了一把盛菜的勺子!

  众人虽然莫名其妙,但也没人说什么。

  “哼!云初玖,你们居然敢殴打执法弟子,我们奉萧长老的命令带你前去审问!”说话的正是刘庆振,阴狠的看着云初玖,臭丫头,只要你们被逐出灵华宗,就是你们的丧命之时!

  黄老陪着笑:“这位师弟,是不是有些误会?云初玖他们昨晚才到我们大厨房,怎么会殴打了执法弟子呢?”

  “你个糟老头子,滚一边去!你一个杂役小管事,哪有你说话的份!”刘庆振一把推开面前的黄老,黄老猝不及防差点被推了个跟头!

  云初玖猛地跃上前,对着刘庆振的肚子就踹了一脚!

  刘庆振毫无准备,被云初玖踹出去足有十几丈远!刘庆振做梦也没有想到,云初玖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踹自己?!

  “闭上你的臭嘴!你家里没教过你什么叫尊老爱幼?你会不会说人话?”云初玖边说边跃到刘庆振旁边,趁着他还懵着,用脚踹在了他的哑穴之上!

  云初玖抄起勺子猛敲铜盆:“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啊!西峰的执法堂欺负人了啊!西峰的执法堂要砸中峰的大食堂了啊!南来的北往的,都不要错过啊!”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