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又从太虚秘境里面弄出来一只金甲龟扔到了河里面,然后金甲龟再次消失不见了。

  云初玖摸了摸下巴,这河水下面有传送阵不成?莫非金甲龟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云初玖为了看得更仔细一些,这次让毛线球弄了一只铁皮巨龟,然后扔进了河里面。

  体型庞大的铁皮巨龟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不过,这一次,云初玖发现了端倪。

  那只铁皮巨龟并不是被传送到了别处,而是被河水消融了!准确来说,是被河水腐蚀掉了。

  天啊,这简直比最毒的毒药都要厉害!

  云初玖这货非但没害怕反而很是兴奋,这河水我必须多装点,有了这玩意,谁要是和我过不去,我直接让它消失不见!比什么毒药都要好用!

  可是这货犯难了,用什么装啊?

  再说怎么装啊?弄不好就得把自己都弄伤了。

  云初玖正犯愁用什么容器装这水的时候,丹田之内的怪草就叫嚣着要云初玖去喝河水。

  云初玖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狗尾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是不是又找骂?!你让我喝这河水?连王八壳子都被腐蚀了,你让我喝?你就算是想自杀也别拽上我!特么的,你愿意喝,你从我丹田里面出来,我保证让你喝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怪草还是不停的要喝水,云初玖干脆不搭理它了,摸着下巴想用什么容器装点这毒水回去。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怪草实在是太想喝那河水了,于是竟然又一次掌管了云初玖的身体,直接就来到了河边。

  云初玖干瞪眼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发现自己像只小王八似的趴在岸边开始喝水。

  云初玖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掐死怪草,而是,特么的,我还找什么装毒水的容器啊,我就是,我就是啊!啊!啊!

  云初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脸没有被河水腐蚀,又想起在太虚秘境的时候,曾经也是被怪草夺去了身体控制权喝了一潭水,但是,那是一个小水潭,这特么的是一条大河啊!

  云初玖脑袋里面莫名就想起一首歌: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咳咳,这货脑回路回归正常以后,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我闯过了千难万险,最后的结局是被撑死的?

  不行,我要夺回身体控制权!

  “狗尾巴!你个丧良心的!谁供你吃?谁供你穿?是我是我还是我!你翻脸就不认人,你还要不要草脸了?”

  “你说你把我害的有多苦?小时候让我脸黑似炭球,大了影响我生猴子,现在又要撑死我,你说你还是不是人?不对,你不来就不是人,你说你还是不是草?”

  “狗尾巴,我警告你,你马上给我停止,要不然我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我就剖腹!我把你弄出来之后,用火烧!用刀砍!用油炸!我让你死无全草!”

  可惜,任凭云初玖如何骂,怪草就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喝水!

  云初玖也纳闷了,这都喝了半个时辰了,怎么我还没被撑死呢?难道这河水是假河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