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扯着嗓子就嚷嚷:“有人吗?为什么把我锁起来?有喘气的赶紧出来,要不然我可要说不好听的了!我要是骂起人来,就是天道老王八都害怕”

  “臭丫头,你闭嘴!你竟然敢辱骂天道,真是狗胆包天!”

  云初玖看到进来的东西,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拜托,我想问一下,你是白馒头成精吗?”

  那个“白馒头”气的简直怒不可遏:“臭丫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哪只眼睛看我像白馒头了?你才是白馒头!你全家都是白馒头!”

  云初玖强忍住笑说道:“你还不承认?你看你,圆圆滚滚的,还一身白毛,活生生的白馒头成精嘛!”

  白馒头气的都快成红馒头了,它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俘虏,你能不能有点俘虏的自觉?

  “臭丫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得罪我,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白馒头恶狠狠的说道,只不过它的样子长的实在是太滑稽,所以怎么看也让人害怕不起来。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要是不马上放了我,我让你变成白面饼!”云初玖撇着嘴说道。

  白馒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敢威胁我?你现在是我的阶下之囚,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那你就杀我呗,何必还多费口舌?来吧,杀我吧,我觉得死在这里也挺好的。这宫殿看起来也不错,我死在这里也算是有了个华丽的坟墓,没事我的鬼魂还能出来陪你玩玩捉迷藏,多好啊!”云初玖不在乎的说道。

  “你!你!哼!你一定是在故作镇定,臭丫头,你把河水里面的毒素都弄哪里去了?赶紧都给我交出来,要不然我就杀了你。”白馒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宝剑对着云初玖比划。

  “毒素?河里的毒素是你放的?”

  白馒头用剑气愤的指着云初玖说道:“那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弱水,竟然都被你给弄没了!还特么的立了个什么小九河?你还要不要脸了?”

  云初玖也怒了:“你个不要脸的白馒头!你还用剑指着我?真是贱人用剑!你放毒你还有理了?我帮那条河恢复了生机和活力,我用我的名字命名怎么了?关你屁事?!”

  “你!你!简直是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的宫殿就在那条河下面,如果不是有弱水保护,我的宫殿就会被水生妖兽攻击,到时候我怎么办?”白馒头气愤的说道。

  云初玖撇了撇嘴:“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是这大荒秘境的器灵吧?”

  白馒头傲慢的哼了一声:“不错,所以你乖乖的把弱水给我交出来!”

  “白馒头,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身为一个器灵,竟然用阴毒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宫殿,真是臭不要脸!你就为了你的一己之私,把整条河都弄成了剧毒,真是太缺德了!怪不得你长成这个样子,原来是报应啊!”

  白馒头气的哽的一声,竟然晕倒在了地上。

  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这样就晕了?这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