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正吐槽的时候,白馒头醒了,拎起宝剑就朝着云初玖冲了过来:“臭丫头,我要杀了你!”

  “你要是不想要那什么弱水的话,你就杀了我吧,我无所谓的。”云初玖淡淡的说道。

  白馒头听到“弱水”硬生生止住了脚步:“臭丫头,你马上把弱水交给我,我就放了你,权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云初玖心说,我倒是想还给你,可是该死的狗尾巴不会把弱水再吐出来啊!不过为了脱困,还是得和这白馒头周旋一番。

  “白馒头,我可以把弱水给你,但是在此之前呢,我有个疑惑,你说,你是不是蠢到家了?为毛把宫殿建在河底下?建在河底下也就罢了,就不会弄点什么厉害的阵法保护宫殿?再说了,你身为器灵,难道会怕那些水生妖兽,你是不是也太废柴了一些?”云初玖鄙夷的说道。

  “你懂什么?本器灵不是怕它们!本器灵只是喜欢清静而已,哼!再说了,既然有这么好的屏障,我为毛还要费力气收拾它们?少废话,赶紧把弱水交出来,要不然我杀了你。”

  “你把我放了,我就把弱水交给你,要不然你就休想得到弱水。”云初玖淡淡的说道。

  “不行!你先把弱水交出来,我才能放你,否则你骗我怎么办?”白馒头转了转眼珠,想骗我?没门!

  云初玖看了它一眼:“我可以发心魔誓啊,苍天在上,如果白馒头放了我,我要是不交给白馒头弱水的话,就让我被天雷使劲劈,劈上五个时辰不停歇!这样,总行了吧?”

  白馒头心想,有了心魔誓,不怕臭丫头反悔,放了她也行,于是,白馒头把笼子打开,把云初玖身上的绳索去掉。

  云初玖发现自己的灵力恢复了,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白馒头,咱们到了算账的时候了!

  “臭丫头,我已经把你放了,你把弱水交给我吧!”

  “交给你?交给你个大头鬼!你个该死的白馒头竟然敢用绳子捆我,还把我关进笼子里面,还用剑指着我,我揍死你!我让你变成白面饼!”云初玖拿出擀面棍对着白馒头就砸了下去。

  白馒头哪里想到云初玖一言不合就开砸,被擀面棍砸了个正着,顿时就被砸成了白面饼!

  “住手!你住手!你就不怕被天打雷劈?”白馒头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云初玖又是一擀面棍砸了下去:“不好意思哦,我真的不怕天打雷劈,有能耐你就让雷劈我啊!”

  白馒头气的简直都要晕过去了:“你胡说八道!你怎么可能不怕雷劈?”

  “爱信不信!反正我先把你拍死再说!”云初玖又是一擀面棍砸了下去。

  白馒头虽然不相信云初玖真的不怕雷劈,但是为了保住小命,它喊道:“住手!住手!你要是不住手,我把你们所有人都困在这大荒秘境里面,随着我沉入虚空!”

  云初玖听见白馒头这么说,收起了擀面棍,她倒不是怕白馒头的威胁,而是对所谓的沉入虚空比较感兴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