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虎大人,我刚才只说了一半,现在我接着和你们说,你们知道那大河的毒素是哪里来的吗?”

  两头蛮荒烈焰虎摇了摇头,它们心说,我们当然不知道,特么的,要是知道这是谁干的,弄死他丫的!

  “唉,其实本来我也没有想到,可是当我把毒素吸收干净之后,想要渡河的时候,却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到了一处宫殿之中,哎哟!我的腿怎么突然没力气了,两位虎大人,你们等我休息一下,咱们再继续走吧。”云初玖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两头蛮荒烈焰虎听的正起劲儿呢,而且抓耳挠腮的想去看看大河是不是真的没有毒了,见云初玖如此,很是愤怒的吼叫起来。

  云初玖皱着眉头说道:“两位虎大人,我真的没有力气了,要不然,要不然,我舔着脸坐在您其中一位的背上?算了,我知道这要求太过分了,还是等我缓过来这口气吧。”

  其中一头蛮荒烈焰虎不耐的吼叫了几声,然后匍匐在了地上。

  云初玖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虎大人,您,您真的同意了?天啊,您简直是我见过的最英明、最潇洒的妖兽了,那我就斗胆上去了啊。”

  云初玖爬上了那头蛮荒烈焰虎的虎背上面,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小样,咱就凭着一张嘴,不但保住了小命,还弄了个免费坐骑,我自己都要佩服我自己了!

  两头蛮荒烈焰虎继续往前走,云初玖接着说道:“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竟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长得跟白馒头似的器灵,它张嘴就威胁我,让我交出什么弱水,原来那条河之所以有毒,就是器灵往河水里面添加了弱水,你说这器灵是不是该死?”

  两头蛮荒烈焰虎惊讶的停住了脚步,什么?河水里面的毒素竟然是器灵放的?它这是为了什么?

  “两位虎大人,继续走啊,咱们边走边说。我听白馒头这么说之后,我顿时就怒斥了它一番,它这么做简直愧对器灵的名声,它作为器灵就应该为大荒秘境之内的妖兽谋福利,竟然为了不受打扰就把整条河下了毒,这样的黑心器灵实在是该杀!”

  两头蛮荒烈焰虎听的频频点头,小丫头说的没错,这器灵实在是太无耻,太缺德了!

  “本来,我想干脆揍死这器灵算了,但是我一想器灵要是死了,这大荒秘境恐怕会乱套,所以我没杀死它,只是给了它一点教训。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无耻的器灵,假意悔过,却趁着我松懈的时候,把我的那个宝贝骗去了,还把我弹送了出来,说让妖兽把我吃掉!你们说那个白馒头是不是太无耻,太缺德了?”云初玖愤怒的说道。

  两头蛮荒烈焰虎气的嗷嗷直叫,也没细想云初玖话里面的漏洞,当即驮着云初玖往大河飞奔。

  地下宫殿里面的白馒头,以为云初玖死定了,于是刚才小憩了一会儿,现在一看,惊讶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

  臭丫头不但没死,还骑着蛮荒烈焰虎朝大河过来了?

  这是我眼睛花了,还是蛮荒烈焰虎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