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见状,更加确认云初玖说的是真的!要不然这个刘庆振怎么一句话都没有?一定是心虚了才这样的!

  云初玖轻蔑的一笑:“大家都看见了吧?什么叫哑口无言?他这就是!自己没有理,还来咱们中峰撒野,真是过分!他要把我们带去西峰执法堂,为了不给咱们中峰添麻烦,我们会乖乖的跟着去,只是太欺负人了!”

  云初玖说完,跳下大石头,走到云初肆等人身边,叹了口气:“哥哥姐姐们,咱们跟着他们去吧,西峰执法堂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没想到咱们一心为了保护中峰的财产,反倒被这个刘庆振反咬一口,只能怪咱们命不好!”

  中峰的那些弟子们顿时就炸锅了!但凡有点血性的也忍不了好吗?!这西峰的人也太欺负人了!这是明着打我们的脸啊!

  “他么的!走!我们也跟着去!老子就不信这灵华宗没有规矩了!怎么他们西峰执法堂就是天啊,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就是!凭什么欺负我们中峰的人!再说了,七个小菜鸟刚入宗,怎么可能那么大的胆子殴打执法堂的弟子?!”好吧,他们已经选择性遗忘了,刚才云初玖踹刘庆振的事情!

  “走!走!我们都跟着去!不是说西峰的萧磐石萧长老最是大公无私吗?我们倒要看看他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

  刘庆振气得直哆嗦,可是满肚子话却说不出来,昨天跟他在一起的那两个人没跟过来,只好阴狠的瞪着云初玖!心里发狠,臭丫头,你等着,等到了西峰,有了人证,我看你怎么狡辩!

  云初玖脸上始终保持着委屈的小模样,不时的还抽搭几下,中峰的一些女弟子就有些不忍了,不停的出言安慰!

  “小师妹,不要怕,我们中峰不是好欺负的!”

  “就是!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他们西峰执法堂不讲理,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

  云初玖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呜呜,你们真是太善良,太好了!我云初玖以后生是中峰的人,死是中峰的鬼,谁要说咱们中峰的坏话,我咬死他!”

  云初玖越是这么说,这些中峰的弟子越是觉得刘庆振罪不可恕,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盯着他,都恨不得上去咬他两口!

  刘庆振简直要崩溃了!按照常理,这七个小杂役不应该是吓的瑟瑟发抖,乖乖的和我走吗?怎么会闹的这么大?!

  他转念一想,哼!即使闹大了又怎么样?!昨天根本就没打雷打闪,明明就是他们自己生的火!闹得越大到时候对他们处罚就越重!

  云初玖抽抽搭搭,用饭勺敲着铜盆,期期艾艾的开始唱:“小白菜呀,地里黄呀;苦命娃呀,受欺负呀;冤枉呀,冤枉呀!桃花开花,杏花落呀;没人疼呀,一阵风呀;冤枉呀,冤枉呀!”

  云初玖唱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再加上小黑鸟在一旁配合的哇哇直叫,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众人听了,都觉得刘庆振真特么的不是东西!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