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被传送到了一处山谷之中,远处有一个水潭,正是它刚进入大荒秘境时候的地方。

  云初玖左右看了看,还真没有妖兽,看来白馒头是诚心改过了?

  云初玖来到水潭边上,里面依然有红色怪鱼在游动,看来是有别的蛮荒独角暴牛在这里养的。

  云初玖正在看小鱼,天上突然乌云密布,大块的乌云开始汇集。

  云初玖皱了皱眉,这是要下雨?

  天色越来越暗,水潭里面的红色怪鱼开始不安的来回游动,最后都潜入了水底,显然是受不住乌云的威压了。

  云初玖心里不禁冷笑,既然有这么大的威压,那就不是普通的降雨了,莫非是白馒头报复我的手段,想用雷劈死我?

  劈死我?

  真是笑话,好,白馒头,既然你这么死性不改,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我要把你的天雷之力都吸收干净,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嚎!

  云初玖想到这里,拿出帕子把头发包好,然后找了一块空地,悠闲的坐在那里哼着小曲。

  河底宫殿的白馒头看着云初玖那“不知死活”的样子,简直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好吧,这货本来也没有腰。

  臭丫头!你等着!虽然你是天雷灵根,但是我不信我劈不死你!

  到时候你拿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包括弱水也会是我的!到时候,我又可以过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白馒头双手开始结印……

  云初玖坐在地上,懒洋洋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乌云:“白馒头,你要劈呢就快点劈,我可没工夫和你墨迹!”

  正在结印的白馒头吓了一跳,什么?臭丫头知道我这是要劈她?

  哼!知道又怎么样!这个臭丫头还真以为她是天雷灵根就不怕雷劈吗?看我怎么收拾你!

  轰隆!

  一道手腕粗细的紫色天雷朝着云初玖劈了下来。

  云初玖根本都没有躲,任由天雷劈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抬头说道:“白馒头,你要是不会使用天雷呢,你就别用!我觉得你这玩意根本就不叫天雷,叫菜雷还差不多,和你这白馒头还真配!”

  白馒头气的接连又劈下十几道天雷,云初玖就跟没事儿人似的,而且还不停的挑衅:“白馒头,怪不得你鬼缩在水底呢,原来你是真废物啊!竟然连天雷都不会用,啧啧,我要是你啊,早就一头撞死了,活着简直是器灵界的耻辱!”

  正在织毛衣六件套的毛线球哆嗦了一下,云初玖这套话让它想起了它曾经干过的蠢事,啧啧,白馒头啊白馒头,你这是自己找死啊!你千不该万不该用雷劈我们这黑心肝的主人!到时候,你的天雷之力都用没了,就等着嚎吧!

  白馒头却不知道云初玖这货的变态体质,它被云初玖气的乱蹦,哼,这不过才十几道天雷而已,臭丫头你等着,我不信我劈上百八十道天雷你还不死!

  轰隆!轰隆!轰隆隆!

  白馒头持续不断的开始继续劈下天雷,也朝着它的悲催之路在快速的前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