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时候,从来就不缺少看热闹的,很快云初玖后面的人越来越多,绝大多数都是中峰的,也有一些其他峰的人!

  吃瓜群众们好奇的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由于刘庆振说不出话,执法队的其他人又不知道来龙去脉,于是云初玖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描述“事实”,经过几遍洗脑之后,就连云初肆等人都觉得,嗯,事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众人听了事发经过,自然少不了臭骂一顿刘庆振,再加上平时西峰执法队就得罪了不少人,顿时群情激奋,吓的西峰执法队的那几个人灰溜溜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终于到了西峰,刘庆振等人松了一口气,到了我们的地盘,看你们怎么嚣张!

  西峰的执法堂设在半山腰,执法堂的弟子看见乌压压一大片人涌过来,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个意思?

  怎么还有敲盆唱小曲的?

  刘庆振脸都气成紫茄子色儿了,冲进执法堂,找到执法堂的管事钱冲,愤怒的用手比划!

  钱冲向来对刘庆振不错,今天的执法令也是他下发的,看见刘庆振如此,不由得有些纳闷:“刘师弟,你这是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刘庆振急的直跺脚,可是依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执法堂外面已经哗然一片!

  “还我们中峰弟子清白!”

  “还我们中峰弟子公道!”

  “刘庆振欺人太甚!”

  “把刘庆振这个败类赶出灵华宗!”

  ……

  钱冲实在是有些懵逼,刘庆振不是说去抓人的吗?怎么现在变成要把他逐出门派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冲赶紧把跟着刘庆振去的人叫了来,问明了情况之后紧皱眉头,这个云初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如果处理不好,势必要引起中峰的不满,事到如今,我还是请萧长老来亲自处理比较好!

  钱冲到了门外,对着众人拱了拱手:“各位!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还请不要妄下定论,我这就去请萧长老过来亲自处理此事,一定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众人见钱冲如此客气,倒不好再说什么,于是暂时安静下来!

  钱冲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就去请萧磐石萧长老!

  “萧长老!执法堂出事了!”钱冲到了萧长老的院子外面,焦急的回禀!

  “出事了?发生了什么事?”萧长老很快就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

  钱冲巴拉巴拉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萧长老皱了皱眉,略带嫌恶的说道:“昨天我就说这个云初玖投机取巧,不安分,果然才进门派一天,就惹出这么大的事情!真是顽劣!”

  “萧长老,你说刘师弟怎么就突然失声了呢?”钱冲很是疑惑不解!

  “哼!那个小丫头鬼主意颇多,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手脚!老夫眼睛里可不揉沙子,走,我去看看!如果刘庆振所说属实,这个云初玖确实应该逐出灵华宗!”萧长老怒气冲冲的边走边说!

  两人还没到执法堂,就听见有人不停的惨叫!简直是鬼哭狼嚎,惨不忍睹!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