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看了看石桌上面的吃食,又看了看远去的蓝落尘,觉得或许是这人不想欠人情,上次吃了我的珠珊果,所以这一次就给我送了点特产?反正也不值钱,都送来了,我就收下吧。

  这货才不会承认,这些吃食她基本都没吃过,所以有些馋……

  一连过去几天,蓝落尘都没有再来,上课的时候也依旧是冷冷淡淡的,云初玖就放心了,看来上次真的只是还人情而已。

  没想到的是,这天下午,蓝落尘又来了。

  云初玖也不好把人拒之门外,况且蓝落尘手上还端着一盘灵果:“家里人昨天刚送来的,送给你尝尝,这种金汁蜜橘只有我们极北之地才有,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千年一成熟,不但里面的果肉香甜可口,就是果皮用来炖肉也是提香去腥的。”

  云初玖虽然极力按捺,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蓝落尘手上的那盘金汁蜜橘,金黄的颜色怎么看怎么诱人,这货已经到嘴边的客套话就咽了出去,把蓝落尘让到了院子里面。

  蓝落尘用清洁术洗过手之后,修长白皙的手剥了一个金汁蜜橘递给了云初玖:“你尝尝,看看我有没有夸大其词。”

  云初玖接过去,拿起一个橘瓣儿放到嘴里面,香甜的汁水顿时就溢出来,仿佛一下能甜到了心里一般。

  这货当即把剩下的橘瓣儿都扔到了嘴里面,吃的眉开眼笑的。

  蓝落尘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吃个金汁蜜橘竟然能露出如此满足的笑容,也跟着笑了笑,帮着云初玖又剥了一个金汁蜜橘。

  云初玖也不客气,接过去之后就吃了,边吃边说:“这金汁蜜橘味道确实不错,多谢了啊!”

  “不过是一些吃食而已,不值什么的。”蓝落尘边剥橘子边不在意的说道。

  吃人嘴短,云初玖自然不好就这么把蓝落尘撵走,巴拉巴拉就继续讲黄字班的一些事情,不过讲来讲去这货都变成了自我吹嘘。

  蓝落尘听她说的有趣,神情也跟着放松下来,眼神里面的忧郁也消散了一些。

  从这天往后,蓝落尘隔个三五天就会给云初玖送点灵果点心之类的,而且话也不多,只是喝喝茶听云初玖自己说而已。

  云初玖最开始还有些抵触,后来觉得有这么个听众也不错,毕竟凤鸣三人忙于修炼,自己也没有其他的朋友。

  而且,蓝落尘很容易让人卸下心防,不仅仅是长相的问题,而是从内而外的那种淡淡的忧郁,怎么也无法把他和狠毒的人联系在一起。

  云初玖这货很是仗义,蓝落尘三番五次的送东西,这货就觉得自己再不把紫色天葵草拿出来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再说人家说买又没说白要。

  于是,这天,蓝落尘再来的时候,云初玖就说道:“蓝落尘,你上次说要找的灵药是紫色天葵草吗?”

  蓝落尘的眼睛一亮:“对,难道,难道你知道谁有?”

  “长生殿的殿主夫人是我姨姨,她那里有一株,我死皮赖脸的要来了,喏,你看是不是你要的?”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株紫色天葵草递给蓝落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