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落尘微微有些颤抖的接过云初玖递过来的紫色天葵草,眼圈红了,哽咽的说道:“对,这就是紫色天葵草,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蓝落尘激动过后,对云初玖说道:“大恩不言谢,这储物戒指里面是十亿上品灵石,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一定全力以赴去做。”

  蓝落尘已经做好了云初玖会假意推辞一番的准备,然后他就看见云初玖毫不犹豫的把装有灵石的储物戒指收好,然后笑眯眯的说道:“你说话可要算数,这紫色天葵草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以后我要是用你的时候,你可不准推三阻四的。”

  蓝落尘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点了点头:“只要你提出要求,我一定会去做的。”

  可能是因为母亲的疾病有望治愈,蓝落尘虽然气质还是微微有些忧郁,但是比之前明显要多了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偶尔也会和黄字班的同学说说话,甚至偶尔还会笑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很多女同学瞬间就被迷晕了,而且招惹来了更多的追求者。

  云初玖不由得暗乐,看来长的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像蓝落尘还有小白脸他们多烦恼啊,没事就有人像苍蝇似的盯着。

  不过,我这长相也算倾国倾城了,怎么就没有人为我着迷呢?

  这天,云初玖就把自己的疑问说了,然后就见凤鸣三人一脸的僵硬,最后凤鸣斟酌了一下说辞:“小九师妹,你确实美的绝代风华,但是,但是,可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实在是承受不起,所以只有尊上那样的天骄才配得上你。”

  云初玖又不傻,自然明白凤鸣的潜台词,特么的,就是嫌弃老娘太彪悍了呗?!哼!没眼光!还是小白脸最好,在我最黑最丑最废柴的时候就慧眼识珠对我一见钟情,然后对我百般追求……

  小黑鸟都无力吐槽了,主人啊,你说这话就不亏心吗?想当初是谁抱着小白脸的大腿,说爱慕人家来着?是谁又是送情书又是情诗的?

  自从云初玖把紫色天葵草卖给蓝落尘之后,蓝落尘找云初玖就更频繁了,云初玖也乐得有人听自己嘚啵嘚,所以两人相处很是融洽。

  凤鸣发现蓝若尘频繁出入云初玖的院子,而且云初玖话里话外也对蓝落尘的印象越来越好,他就有些纠结,他想起帝北溟交待的事情,咬了咬牙,决定做回叛徒。

  远在长生殿的帝北溟接到凤鸣的传声符之后,气的一巴掌就把书案砸了个粉碎!

  三天后,天元学院轰动了,尊上来了!

  本来很多女同学已经把说对帝北溟的爱慕转移到了蓝落尘身上,但是看到冷峻如神邸一般的帝北溟,顿时就纠结了!

  艾玛,一个冰一个水,选哪个好呢?真是太纠结了!

  帝北溟和皇甫院长交谈了片刻,然后就起身往宿舍区走。

  众人皆是好奇不已,尊上不去客舍去学生宿舍做什么?

  众人在后面跟着,然后就见帝北溟到了云初玖的院子外面,众人了然,一定是殿主夫人又让尊上给云初玖送东西了,殿主夫人对云初玖还真是好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