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蓝落尘淡淡的开口说道:“尊上,我和云初玖是同学,课余喝喝茶交流交流修炼心得,应该并无不妥吧?叶姨如果有不满,我改日让我娘亲自去和她老人家解释解释。”

  叶姨?

  众人包括云初玖都是一愣,殿主夫人名叫叶锦瑟,蓝落尘为何管殿主夫人叫叶姨?而且还让他娘去拜访,莫非蓝落尘的娘认识殿主夫人?

  帝北溟却是明白其中的缘由,他也是这一次调查蓝落尘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蓝落尘的娘就是帝凛寒的三个师妹之一的楚灵芸。

  自从殿主夫人和帝凛寒成亲之后,殿主夫人使用了百般手段,让帝凛寒和三个师妹基本断绝了联络,多年都没有再联系,要不是这一次帝北溟让人详尽调查蓝家的资料,还真不知道这层关系。

  “蓝公子,小九心底单纯,并不知道人心险恶,所以我母亲对她很是担忧,还希望你以后离她远一些。”帝北溟从来都不是一个给人面子的人,他见蓝若尘主动上来送死,自然是不会客气的。

  蓝落尘淡笑了一下,然后目光灼灼的看向帝北溟:“虽然叶姨是云初玖的长辈,但是也没有权利阻止她和同学正常的交往吧?还是说真正不想云初玖和我交往的是尊上你?”

  帝北溟的眉毛陡然就立了起来,这样明显的挑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特么的,这个蓝落尘真的对黑东西有了非分之想!

  云初玖知道要坏事了!

  小白脸这么一受激,肯定要公布我俩的关系,罢了,说就说吧,我现在虽然还不算太强,但是只要不嘚瑟,保住小命还是没问题的。

  帝北溟的拳头紧握,差一点就脱口而出自己和云初玖的关系,可是一想到归元宗和药王谷,一旦公布了消息,小九必定再次遇到麻烦,尹家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如果再引起秦明珠和百里燕两个蠢货的嫉妒,小九的处境就会更加的危险。

  帝北溟想到这些,冷冷的看了蓝落尘一眼:“蓝公子,无论是我母亲也好我也好,都不希望小九和你交往过密,因为小九的长辈已经给她订了亲,所以如果她和你交往过密,将来我们很难对她的未婚夫交待。”

  众人听到帝北溟这么说,顿时就炸锅了!

  “什么?云初玖有未婚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们和她又不熟,不知道也不奇怪。怪不得尊上这么愤怒,这云初玖既然有了未婚夫,确实和那个蓝落尘交往有些过密了。”

  “是啊,虽然咱们修炼之人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但是基本的礼法还是要有的,既然有了未婚夫就不该和其他的男子太过亲密,我听说蓝落尘隔三差五就会来云初玖的宿舍。”

  “是啊,这孤男寡女的总在一起,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云初玖听到众人的议论简直都要气炸了,可是她也不敢反驳帝北溟,她知道这已经是帝北溟最大的让步了,只好气呼呼的沉默不语,小白脸,你等着,等没有别人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