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落尘见云初玖不说话,知道帝北溟说的应该是真的了,心里就一阵失落。

  如果,今天帝北溟不来捅破这层窗户纸,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思,没想到刚发芽就被一盆冷水给特么的冻死了!

  “尊上,即便云初玖有了未婚夫,这也不妨碍和同学的正常交往吧?”蓝落尘虽然心里翻江倒海,但是面上依旧是一派淡然的表情。

  帝北溟冷冷的说道:“正常交往自然是不妨碍的,但是蓝公子是不是来小九院子频繁了些?况且,既然蓝公子来天元学院的目的已经达成,是不是应该继续回到天极学院就读?”

  蓝落尘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尊上,在哪里就读是我的自由,你管的也未免太宽了些!虽然长生殿地位尊贵,但是我们极北之地并不是你们长生殿的领地,还请你说话客气些!”

  “蓝公子,你说这话莫非是在向本尊挑衅?蓝家虽然在极北之地还算数得上名号的,但是你还没有资格和本尊叫板!”帝北溟身上的气息更加的冰冷,就连皇甫院长这样灵力高深的人都觉的微微有些不适。

  让人诧异的是,蓝落尘并无半点惧意,也冷笑道:“世人都传言帝尊行事霸道,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仅仅是因为我没有按照你的心意行事,就要灭了我们蓝家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云初玖见两人越说越厉害,眼看就要上升到两大势力的火拼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北溟哥哥,蓝落尘,你们都别吵了,多大点事儿啊,以后我注意一些就是了!那什么,北溟哥哥,我姨姨给我送什么好东西了?你进来给我吧,正好我有些东西需要你给姨姨带回去。蓝落尘,你先回去吧,改天咱们再探讨关于灵力物化的问题。”云初玖朝着蓝落尘眨了眨眼睛。

  蓝落尘当然不愿意真的和帝北溟起冲突,见云初玖给了台阶,淡淡的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们改日再聊,告辞。”

  蓝落尘说完,看都没看帝北溟,挤过人群,扬长而去。

  云初玖见帝北溟瞪着死鱼眼睛,像根木头桩子似的在那冒冷气,只好又说道:“北溟哥哥,你进来吧!”

  帝北溟咬了咬牙,跟着云初玖进了院子,然后一挥手,院门咣当一声关上了,并且开启了隔离阵。

  外面的人尽管好奇不已,但是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黑东西,你倒是长本事了!你为了那么一个东西竟然和我顶嘴?还去长生殿上吊?你要是想死,莫不如你现在就死给我看!”帝北溟气的一掌就把石桌拍了个粉碎。

  云初玖也怒了,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只不过刚才碍于别人在场这货才没发飙,现在听帝北溟这么说顿时叉着腰,指着帝北溟的鼻子就骂:

  “小白脸,你还有脸说我?有什么事情你不会好好跟我说?还带着一大群人来了,你这是抓奸不成?!我不就和蓝落尘聊了几次天吗?你至于吃这么大的醋吗?你是醋坛子成精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