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见云初玖如此说,更加的愤怒:“黑东西,你敢拍着良心说,你就仅仅和那个该死的蓝落尘聊了几次天吗?我娘教你茶道是让你给他沏茶的吗?

  你把紫色天葵草卖给他也就罢了,还和他成天腻在一起,你莫不是觉得他和那条人鱼长的像,所以你就动心了?”

  “我什么时候和他腻在一起了?不就喝喝茶聊聊天吗?你就是小心眼,你就是醋坛子,你就是无理取闹!”云初玖觉得很委屈,我根本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小白脸凭什么冤枉我?

  “我小心眼?我要是小心眼的话就不会让你来天元学院,就应该把你关在长生殿!成天的沾花惹草!好不容易血无极哪个蠢货不出来蹦跶了,你又给我弄了个蓝落尘,他不就是给你送了点果子和糕点吗?你就那么馋?我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帝北溟用脚狠狠的地上的那盘糕点踩了个粉碎。

  “你特么的才馋!人家蓝落尘就是比你善解人意,就是比你温和,你就是个霸道不讲理的混蛋!你给我滚!”云初玖简直要被气疯了,打人不打脸,说人不说短,我不就贪吃了那么一点点,你至于这么说我吗?

  帝北溟听云初玖如此夸赞蓝落尘,如此贬低他,脸都气白了:“好!很好!黑东西!你果然是个狠心的!既然你这么看好他,本尊滚!本尊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帝北溟说完之后,一掌就拍在了院门之上,别说那院门了,就是隔离阵都被这一掌轰个粉碎,一些吃瓜群众正在院子外面张望,被帝北溟这一掌的余力轰出去几十丈远。

  就连皇甫院长这些灵力高深的导师也都被逼退了好几步,可见帝北溟有多愤怒了!

  “皇甫院长,我还有事,告辞!”帝北溟铁青着脸对皇甫院长说道。

  皇甫院长哪里敢多说话,只好说道:“尊上,轻便!”

  帝北溟一甩袖子直接扬长而去,仅仅几息就不见了踪影。

  皇甫院长再一看院子里面,石桌已经成了石粉,院门就更不用提了,都变成渣渣了,还好云初玖还是完好无损的,肯定是小两口吵架了,这个小九丫头真是能作妖啊,竟然把尊上气成了那样,唉,年轻人,真是能折腾啊!

  皇甫院长叹了口气,也离开了,其余的导师也都纷纷散了,那些围观的学生更是撒丫子跑了,生怕被云初玖迁怒。

  云初玖随手指了一个黄字班的学生:“你去帮我找几个杂役过来,把院门给我修上。”

  那个同学屁颠屁颠的去了,云初玖的话在黄字班那是绝对好使的。过了一会儿,就招来几个杂役重新把院门安上了。

  云初玖气的在院子里面来回的踱步,可恶!可恶!该死的小白脸!动不动就给我来这一套!动不动就要跟我绝交!有能耐你就真的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该死的帝北鱼!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醋,特么的!以后干脆叫酸菜鱼算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