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仅此一次,凤鸣师兄,要是还有下一次,哼,你懂的!”云初玖也知道凤鸣的出发点是好的。

  凤鸣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悬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另一边,长生殿的暗卫算是倒霉了!

  帝北溟回到长生殿之后,就开始了地狱魔鬼训练,就连暗隐这样的都受不住了!

  殿主夫人也听到了风声,于是就把帝北溟叫了过去。

  殿主夫人一看帝北溟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帝北溟身上的冷气都能把人冻死。

  “北溟,你这是怎么了?”

  “无事。”

  “你个小兔崽子,有事情就说出来,总憋着算怎么回事?和小九丫头闹别扭了?”殿主夫人最是头疼帝北溟这种什么事情都不说的性子。

  “嗯!”

  殿主夫人很是意外,没想到帝北溟还真承认了,于是就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娘说说,娘也是女人,或许能明白小九丫头的想法,娘帮你参详参详。”

  帝北溟这几天吃不下睡不好,见殿主夫人问,眼圈就微微有些发红,他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做错,小九的做法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帝北溟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殿主夫人咔嚓一掌就把茶几拍碎了!

  “特么的!楚灵芸那个贱人年轻的时候就和我抢凛寒,现在她儿子跟我儿子抢媳妇,真是贱人生的贱儿子!

  你父亲还帮那贱人找过那紫色天葵草,还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过是不想和一个将死的人计较罢了!没想到那贱人的儿子竟然肖想我儿媳妇,实在是岂有此理!”

  帝北溟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我娘一口一个贱人要是父亲听到了,估计两人又要斗嘴了。

  “北溟,小九丫头虽然做的有些欠妥,但是你也知道小九丫头天真浪漫,又没有女性长辈从小教导,所以难免不拘小节了些。

  她肯定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她对你自然是一心一意的。但是,你这兴师动众的一闹,说话又那么过激,小丫头当然承受不住。

  再说,吵架就吵架,你跑回来做什么?总得把话说开再回来啊,你这不是给那个什么蓝落尘有机可乘吗?

  傻儿子,你下次可别这么干了!赶紧找个时间去找小九丫头把话说开,女孩子就要哄的,你这臭脾气得改改,要不然以后你还得和小九丫头闹别扭。”殿主夫人苦口婆心的劝道。

  “嗯,我知道了。”帝北溟闷声说道,其实怒火过去之后,冷静下来了他也后悔,但是当时听到云初玖那么说他根本就控制不住。

  再说了,这次就是黑东西做的不对,凭什么我要认错?本尊就是不认错,我就不信黑东西不来找我!

  帝北溟决定冷战,所以长生殿的暗卫依然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暗隐只好暗戳戳的给暗风传信:“暗风,你快想点办法让九小姐和尊上和好吧,要不然我们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暗风虽然远离风暴中心,但还是比较仗义的,借着云初玖来送符篆的机会,就屁颠屁颠的问道:“九小姐,您,您和我们尊上闹别扭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