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长老和钱管事赶紧加快了脚步,围观的人见萧长老来了,自觉的行礼,并且让开了道路!

  萧长老冷哼一声穿过了人群,只见一个弟子躺在地上正鬼哭狼嚎的打滚!

  “刘师弟?”钱管事一惊:“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刘师弟扶起来?!”

  “钱师兄?萧长老?”刘庆振鼻涕一把泪一把:“你们一定要替我做主啊!这个云初玖居然当众打我!实在是嚣张至极!”

  钱管事一愣:“刘师弟,你能说话了?”

  刘庆振这才反应过来,指着云初玖大叫:“一定是这个臭丫头捣的鬼!萧长老,您一定要把这个云初玖逐出灵华宗!”

  萧长老不悦的望向云初玖,看着云初玖的打扮更加不喜,好好一个女孩子,脑袋上裹个帕子做什么?居然还留了两个小尾巴,一看就不是安分的!

  肩膀上还落着一只喷火鸦,那只喷火鸦瞪着绿豆眼嘴巴张张合合的不知道在做什么,看着就不讨喜!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灵宠!

  其实小黑鸟此时正暗自念叨让萧长老摔跤,可惜,念了足足八遍,也没有效果!

  “云初玖,你作何解释?之前的事情暂且不提,你为何在我西峰执法堂外面殴打执法堂弟子?”萧长老沉着脸,不悦的问道!

  云初玖瞄了一眼萧长老,原来这就是白渣男的靠山,一看就是个老古板!

  “启禀萧长老,并不是我要殴打刘庆振,而是他主动挑衅要殴打我,我躲闪了几下,他还咄咄相逼,我一不小心就碰了他一下,天地良心,我就那么轻轻的碰了一下,他就自己躺在地上鬼哭狼嚎!这事儿真不赖我!”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刘庆振怎么会无故殴打你?”萧长老很是不悦,威压四散开来,在场的人觉得胸闷气短,很是难受!

  云初玖跟没事儿人似的,淡定的说道:“萧长老,您要不信,可以问问在场的人,我说的可有半字假话?”

  萧长老随手指了一个西峰弟子:“你,你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如果敢说假话,哼!”

  那个弟子在萧长老的威压之下,不敢隐瞒,如实说了刚才的事情!

  钱管事走了之后,云初玖转了转眼珠暗想,我点了刘庆振的哑穴,那个萧长老没准能查出来,我还是想办法把他的穴位解了才好!

  “刘庆振,一会萧长老来了,我劝你还是自首的为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别负隅顽抗,一错再错了!”云初玖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

  刘庆振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现在见云初玖如此说,气的眼睛都红了!

  云初玖就跟没看到似的,继续一副我为你好的语气:“刘庆振,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所以才一直哑口无言?这说明你还是有点羞耻心的,还不算太混蛋……”

  云初玖话还没说完,刘庆振就跃了过来,扬起手对着云初玖的脸就扇了过去!

  云初玖一侧身,委屈的说道:“刘庆振,你难道得了失心疯?我说的都是好话!”

  云初玖越这么说,刘庆振越愤怒,对着云初玖频频出手,围观的众人正要出手制止的时候,云初玖仿佛不经意的撞了刘庆振一下,刘庆振就啪叽躺在了地上,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萧长老又问了几个弟子,说的几乎没有什么出入,萧长老狠狠瞪了刘庆振一眼,那个小丫头明显是激将法,这个蠢货居然自己凑上前让人揍!该!

  萧长老冷冷的看了云初玖一眼:“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昨天你放火烧山是怎么回事?执法队前去制止,你还动手打人了?真是无法无天!按照门规理应逐出门派!”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