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围观的幽冥大陆的人顿时就开始得意了!

  “啧啧,你们刚才不是吹的很牛叉吗?现在怎么不吹了?”

  “他们还有脸吹吗?我要是他们就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就是,真是丢人啊!我都替你们臊得慌!竟然只有一个人挤进了前五名,剩下的四个人,哈哈,竟然都排在了最后,你们天元大陆的炼器水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啊!”

  ……

  天元大陆的人也觉得很是没面子,但是也不能示弱,于是说道:“哼!不过是第一场而已,接下来的阵法比试,就让你们看看我们天元学院的厉害。”

  “就是,来者是客,我们不过是让你们一场罢了!”

  “真是小家子气,赢一场就不知道北了,呸!”

  ……

  在众人的争吵声中,阵法比试开始了。

  阵法比试并没有让比试者当场制作阵盘,而是由双方导师在台上设置了十种阵法,比试者要按照顺序依次闯过这些阵法,用时最短出来的就是第一名。

  不会阵法的人破阵只能硬闯,而这些精通阵法的人只需找到阵法的活门就可以轻松出来。

  前几种阵法,十名比试者的速度几乎差不多,越到后面的阵法,显然更加的复杂,比试者破阵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天元大陆的人很是高兴,因为现在最快的是天元学院的莫晨,他已经进入到了第七个阵法,并且排在前三位的都是天元学院的学生。

  天元学院的导师和学生也松了口气,一边胜一场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两场比试全部失利,那对于明天接下来的比试实在是压力太大。

  幽冥学院的院长司徒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哼,你们以为你们这场阵法比试能胜?这场比试里面的姜啸身上可是有破幻珠的,这些地阶下品阵法根本就逃不脱破幻珠的法眼,姜啸之所以还没发力,不过是怕引起人怀疑罢了。

  果然,姜啸开始发力,逐渐追了上来,几乎是同时和莫晨同时进到了第十个阵法之中。

  众人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这两个人谁能先出来,就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只有第一名才是关键,别的名次那都是陪太子读书,毛用没有!

  莫晨瞥见姜啸追上来之后,额头就有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心神就有些慌乱,破阵最忌讳的就是心神不宁,莫晨越是着急越找不到阵法的生门。

  而另一边的姜啸由于有破幻珠,很容易的就发现了生门的所在,不过他为了不露出破绽,特意延迟了一会儿,这才从生门走了出去。

  幽冥大陆的人顿时欢呼不已,我们又赢了!

  天元大陆这边的气势顿时就萎靡了,一连输了两场,虽然第二场阵法比试,第二到第六名都是天元学院的,但是只有取得第一名才算胜利啊!

  尹素莲愤愤的说道:“哼,要不是我姐姐被云初玖那个贱人给害死了,一定能取得这场比试的胜利,要怨就怨云初玖那个贱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