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听到尹素莲这么说,顿时就怒了!

  “尹素莲,你有没有良心?要不是小九师妹,你早就被幽冥殿的人杀了,你竟然还如此污蔑小九师妹?再说生死台是尹心莲自己提出来,她死也是她咎由自取!”

  二年级的很多学生都朝尹素莲投去了谴责的目光,他们能从迷雾山谷安然出来,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受了云初玖的援手,自然对尹素莲的说法很是不满。

  尹素莲见犯了众怒,只好色厉内荏的说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这么说不也是想让咱们天元学院取得胜利吗?”

  众人招惹不起尹家,见尹素莲把话拉回去了,也就不再追究,看向了台上。

  比试的结果毫无悬念,这一轮阵法比试,依然是幽冥学院获胜。

  由于天色渐暗,主持人宣布第二天辰时继续比试。

  司徒弑走到皇甫院长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皇甫院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一不小心就取得了两场的胜利,这第一阶段五场三胜,你们天元学院恐怕凶多吉少了!如果明天的炼丹比试你们要是输了,啧啧,我看符篆和驭兽也不用再比了,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皇甫院长淡淡的说道:“司徒弑,我觉得你很生动的演绎了一个成语。”

  司徒弑冷哼了一声:“什么成语?”

  “小人得志!比试才刚刚开始,咱们明天见分晓。”皇甫院长说完,直接就扬长而去。

  司徒弑气的脸色涨红,这个皇甫仲衡,原来虽然难缠但嘴不这么损,现在这老匹夫说话实在是太损了!

  不过,就算你嘴皮子再厉害也没有用,我们已经拿下了两场,只要再拿下一场,你们第一阶段的比试就输了,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脸嘚瑟!

  皇甫院长回到天元学院的驻地,各大势力的头脑都已经自发的过来了,这可是关系到天元大陆的脸面,一连输了两场,实在是太丢人了。

  当然,他们即便心里焦急,脸上还是很淡定的,毕竟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更何况这只是第一阶段的比试,即便真的输了,还有第二阶段的比试呢。

  更主要的是,皇甫院长虽然只是天元学院的院长,但是却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他们也不好给皇甫院长脸色看。

  帝凛寒清咳了一声:“皇甫院长,今天的比试既然已经结束了,咱们也不必再多说,对于接下来比试,可有信心?”

  皇甫院长苦笑了一声:“各位,实不相瞒,自从尊上和无极少主毕业之后,天元学院就再也没有惊才绝艳的人物出现。之前那个云初玖天赋不错,可惜却是失踪了。还有那个蓝落尘由于迟迟没有归校,学院也只好忍痛把他开除了。”

  皇甫院长这番话看似答非所问,但是众人自然明白了里面的潜台词,皇甫院长这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尹家的家主尹庆华恨死了云初玖,冷哼了一声:“即便云初玖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她是会炼丹还是会制作符篆?还是会驭兽?更别提灵力还那么低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