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吓了一跳:“凤鸣师兄,你怎么了?”

  凤鸣都摔懵逼了!

  靠!我多年维持的仙衣飘飘的形象都特么的毁了!

  究竟是谁在暗算我?!

  凤鸣往周围看了看,只有几个窃窃私语的弟子,根本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啊,我最近在习练一种法术,刚才失误了!小九师妹,这是我从外面带回来的小零食,拿回去吃吧!”凤鸣一跃而起,强装镇定,把几个纸包递给云初玖!

  云初玖一听说有吃的,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凤鸣师兄了!”

  “嗯,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凤鸣总觉得头皮有些发毛,有一种被大能盯上的感觉,说完匆匆的走了!

  云初玖朝着凤鸣摆了摆手,甜甜的说道:“凤鸣师兄!以后常来看我啊!”

  凤鸣觉得自己的后背好像针扎一样难受,含糊的答应一声,跑的更快了!

  云初玖不解的摇了摇头,真是奇怪,难道凤鸣师兄是着急上茅房吗?怎么跑的那么快?!

  云初玖回到大厨房,一些女弟子就凑了上来:“小九师妹,凤鸣师兄找你做什么?”

  云初玖飞快的捕捉到了那些女弟子眼睛里面的羡慕嫉妒恨,笑着说道:“啊,没什么,凤鸣师兄说我虽然保护了中峰的财产,但也不要骄傲自满,要好好像师兄师姐们学习,还特意说了几个师姐的名字呢!”

  那些女弟子顿时双眼放光,一脸期翼的看着云初玖:“凤鸣师兄,都说谁的名字了?”

  云初玖掰着手指头把自己知道的内门女弟子几乎说了个遍,那些外门女弟子一听,顿时就丧了气,呼啦一下都散了!

  云初玖笑了笑,蹦跶着把油纸包让云初肆收起来,然后继续干活!

  收了工之后,云初玖把油纸包里面的零食给大家分了,然后拿着自己的那一份,哼着小曲,蹦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刚进院子,云初玖就觉得头皮有些发毛,心里一动,拔腿就要往外跑!

  “滚进来!你要是敢跑,我打断你的腿!”屋子里面传来一声怒喝!

  云初玖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脸上瞬间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啊,原来是男神您来了!我这就滚进去!您是想让我怎么滚?是圆润的滚,还是豪放的滚?”

  屋子里面传来一声冷哼:“黑东西,你要再磨蹭,我就拆了你的屋子!”

  云初玖心里骂了一百多遍小白脸,一路小跑进了屋子!

  云初玖进了屋子,只见帝北溟一脸阴沉的坐在椅子上,正瞪着死鱼眼睛看自己!

  “舍得回来了?!你就那么馋?你就那么不值钱?为了一点吃的,就不要脸了?”帝北溟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简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掐死那个小白脸!

  云初玖先是一愣,然后狠狠把手里的纸包摔向了帝北溟!

  “小白脸!我忍你很久了!你说谁不值钱?你说谁不要脸?你给我滚出去!”云初玖向来是个心大的,别人说什么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不知为何,听见帝北溟如此说,心里就像着了一团火一般,横冲直冲的怒气如果不发泄出来,简直要疯!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