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院长的心拔凉拔凉的,完了,我被云初玖这小丫头给忽悠了!她根本就不会炼丹!她这纯属是上去玩了!

  罢了,反正被换下来的男生炼丹水平也一般,就算是他上去也得不了第一,云初玖胡闹就胡闹吧!

  在场的,除了凤鸣三人,没有一个人看好云初玖,都认为云初玖是在胡闹。就连幽冥殿的刘副殿主都撇了撇嘴,这个云初玖明显就是一个胡闹的黄毛丫头,之前的陶护法和林护法估计是大意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给杀了?

  其他九名选手屏气凝神专心致志的在那里炼制,云初玖终于把炼丹炉的盖子给盖上了,然后过了大约一刻钟,这货举起了爪子:“主持人,我炼制完了,你记录一下,我最先炼制完成的啊!要是一会儿有和我积分相同的,你可记得我是第一啊!”

  皇甫院长脑海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完了!这丫就是上去胡闹的!就算我是外行我都知道炼制复骨丹至少需要半个时辰,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但是之前云初玖一直的磨磨蹭蹭,真正炼制的时间不过半刻钟而已,怎么可能炼制出来丹药?!

  尹庆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殿主,这云初玖还真是,啧啧,还真是敢说啊!竟然说炼制完了?我看她那炼丹炉里面最多也就是灵药汁而已,说不定有的灵药都没炼化成汁液。”

  帝凛寒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面上却淡淡的说道:“等到一会儿公布结果的时候,自然就知道她炼丹炉里面是什么了,你屡次的针对一个后辈,难道就不觉得脸红吗?”

  血戾幽幽的说道:“尹家主,你还真是让本宗主长见识,堂堂一个尹家家主,竟然三番五次讥讽一个小丫头,啧啧。”

  尹庆华被帝凛寒和血戾讥讽的脸色涨红,心说,这个血戾不是一向和帝凛寒不对付吗?怎么也帮着云初玖那个臭丫头说话?实在是可恶!

  云初玖见主持人已经记录完毕,干脆拿出一把躺椅,靠坐在上面,晒着太阳闭目养神,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众人只能暗骂,你丫心是真大啊!这可是关系到天元大陆颜面的比试,你就这么不当回事?

  帝凛寒微微皱了皱眉,小九丫头照理说不是这么没用分寸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真的炼制完成了?

  还是说这次在迷雾山谷受了刺激,所以脑子不好使了?帝凛寒莫名的就想起来云初玖给自己行礼的事情,老天爷,这孩子不会是真的受了什么刺激吧?

  又过了一刻钟,幽冥学院的一名学生示意完成了炼制,紧接着百里燕也完成了炼制,再接着,其余的七个人也纷纷完成了炼制。

  十位裁判见选手已经都炼制完毕,就站起身来开始依次查看众人的丹药情况。

  按照工作台摆放的顺序,裁判们开始查看,云初玖好巧不巧在最后一位,这货为了表示尊重裁判把椅子收起来,站在那里看热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