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凛寒微微皱了皱眉,这小丫头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平时挺机灵的,今天怎么犯上傻了?

  你管司徒弑说什么,别理他就是,第一名到手是真的,你这么一来,如果要是赢了,那自然是很好,但要是输了的话,恐怕要被很多人埋怨啊!

  很多人和帝凛寒都是一样的想法,这个云初玖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刚才是脑袋抽筋了不成?!

  就在此时,众人听见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清魂丹?清魂丹我没炼制过啊!”

  天元大陆的人差点晕过去!

  完了!完了!这赌局输定了!

  云初玖啊云初玖,你说你好好的第一名不要,非得作妖,这下好了,不但第一名飞了,而且你还背上了作弊的名声,你可真是花样作死啊!

  司徒弑心里一喜,大声说道:“既然如此,主持人,你重新宣布一下,炼丹比试的第一名是封傲,这一局我们幽冥学院赢了,并且剩下的符篆和驭兽也不用比了,第一阶段我们幽冥学院三比零获胜。”

  主持人犹豫了一下,就要宣布,就听见云初玖说道:“司徒弑,我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理解能力这么差呢?我说过我认输了吗?”

  司徒弑冷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你没炼制过清魂丹吗?既然如此不是认输是什么?”

  云初玖一摊手:“我是没炼制过啊,但是不代表我就炼制不成功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主持人,麻烦你帮我准备需要的药草吧,不就是清魂丹吗?小菜一碟!”

  主持人让人准备好清魂丹需要的药草放在了云初玖的工作台上面,然后准备宣布开始的时候,云初玖又说话了:“主持人,您稍等一下,我建议让司徒弑亲自上来检查一下我的炼丹炉还有这些灵药,而且他最好就站在我旁边盯着我炼制,免得他又说我作弊。有的人不要脸的很,怕自己丢人就说别人作弊。对了,最好是让那十位裁判也一起盯着我,免得司徒弑栽赃陷害我。”

  司徒弑虽然恨的直咬牙,但是觉得这样也不错,他在旁边盯着,免得云初玖头搞小动作。

  那十位裁判都是炼丹师,本来就对云初玖能够炼制出来超品丹药很好奇,于是也很愿意在一旁监督。

  司徒弑把云初玖的炼丹炉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什么蹊跷的地方,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司徒弑,你要实在是不放心,干脆你送我一个炼丹炉算了,我就用你给我的炼丹炉炼制,这样你就放心了。”

  司徒弑储物戒指还真有一个闲置的炼丹炉,想了想虽然送给云初玖有些白瞎了,但是至少比较放心,于是把炼丹炉拿了出来:“既然如此,你用老夫的这个炼丹炉吧。”

  云初玖接过去一看,乐了:“呀!还是上品的炼丹炉呢!而且个头也比我那个大,这要是涮火锅比我那个过瘾多了!”

  众人……

  司徒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臭丫头不会就是想坑我一个炼丹炉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