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侧身避开油纸包,然后看着愤怒的像头小狮子似的云初玖,懵逼了!

  云初玖显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把拽住帝北溟的衣领子:“滚!你给我滚出去!”

  云初玖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能把帝北溟拽动一分一毫!反倒自己差点跌到帝北溟的怀里!

  “你不滚是不是?好!你不滚!我滚!”云初玖怒气冲冲跑出屋子,咣当一声把门甩上,怒气冲冲的跑出了院子!

  一直提心吊胆的小黑鸟,赶紧也从院子里的树上飞下来,跟着云初玖溜了!

  隐在暗处放哨的暗风和暗隐互相看了看,什么情况?

  九小姐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还一脸的怒气?尊上呢?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一声东西破裂的声音!

  “啧啧,暗隐,我估计尊上和九小姐吵架了!”

  “嗯!”

  “咱们尊上肯定是吃醋了!之前看见那个小白脸摸九小姐的脑袋,尊上身上的冷气差点把我冻死!要不是隐身符品阶比较高,估计都被人发现了!”

  “嗯!”

  “咱们尊上也是个没主意的,你说九小姐生气了,你倒是哄哄啊,居然自己砸东西,啧啧,真是愁人啊!”

  “嗯!”

  “靠!暗隐,你除了嗯,就不会说点别的?”

  “嗯!”

  暗风……

  云初玖怒气冲冲的出了院子,越想越生气:“小黑,你说那个小白脸是不是无理取闹?居然说我不值钱,说我不要脸!我呸!他要脸?!都欠我多少扇门了?!都吃了我多少顿饭了?!他才不值钱,他才不要脸!”

  “主人,你说的对!那个小白脸最不是东西!”小黑鸟还记恨帝北溟把它扔出去的事儿呢!

  主宠两个暗戳戳的骂了帝北溟一大通,然后小黑鸟弱弱的问道:“主人,那个小白脸不会秋后算账吧?他不会把咱们俩掐死吧?”

  “哼!他还得喝我的血呢!不会杀我的,要杀刚才就杀了!走,今天咱们去五姐那里住!”云初玖嘴上说的自信满满,其实心里头有些害怕,冲动是魔鬼啊,冲动是魔鬼,我当时怎么就没忍住呢?!希望小白脸不要抽风,我还没活够呢!

  云初玖带着小黑鸟到了云初舞的院子,云初舞很是纳闷:“小九,你有事找我?”

  “五姐,我想你了,今晚和你一起睡!”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云初舞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没太在意,小九毕竟年纪小,没准是自己住不习惯,于是姐妹两个简单洗漱了一下,聊了一会就休息了!

  云初玖这个没心没肺的是睡着了,帝北溟在屋子里面气的乱蹦!好!很好!你个黑东西,居然还夜不归宿了!

  帝北溟有心去把云初玖给捉回来,可是刚一起身,头晕目眩,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咣当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外面的暗风和暗隐听见动静不对,赶紧冲进了屋子里面!

  “尊上!”

  “尊上!”

  暗隐赶紧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丹药塞进了帝北溟的嘴里!

  “暗隐,怎么回事?尊上怎么受了这么重的内伤?”暗风顿时没有了平时的不着调,眼睛里满是戾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