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的炼丹炉里面开始有药香散发出来,司徒弑心里就有些慌,这药香闻起来挺浓重的,臭丫头不会是真的要炼制成功了吧?

  不行!

  我得想点办法分散她的注意力才行,炼丹最忌讳的就是分神,她一分神,这丹炉就废了!

  于是,司徒弑冷哼了一声:“云初玖,从来没见过谁炼丹中间还往里面添加药草的,你这炉丹药肯定要废了。”

  那十位裁判微微皱了皱眉,这司徒弑作为堂堂幽冥学院的院长竟然使这种小手段,实在是太过卑鄙,他这是打算分散云初玖的注意力,希望小丫头不会上当。

  没想到的是,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司徒弑,你是不是打算分散我的注意力啊?啧啧,你可真不要脸,居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台下的众人顿时就炸锅了!

  即便是幽冥大陆的人也觉得司徒弑这事做的有些不地道,这也太有**份了。

  刘副殿主皱了皱眉,蠢货!你即便想分散臭丫头的注意力,你用点隐晦的办法,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岂不是留下话柄?

  司徒弑心里也有点后悔,他之所以这么急切,是因为他无法想象如果云初玖真的炼制成功,他要承担的后果。

  一亿上品灵石倒是好说,主要是当众道歉,实在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和我玩心眼?我玩死你!我的神识别说和你说话了,就是和你对骂,都不耽误我炼丹。

  一刻钟过后,云初玖将地火关闭,然后笑嘻嘻的说道:“主持人,我炼制完了。”

  那位年长的裁判闻着比试台上的药香,有几分急切的说道:“云初玖,你把炼丹炉的盖子打开吧。”

  云初玖对着司徒弑一笑:“司徒弑,司徒大院长,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阴影,你身上有急救的丹药吧?别一会儿哽的一下气死了就不好了。”

  司徒弑气的直咬牙:“哼!危言耸听,你别磨蹭时间了,赶紧把炼丹炉的盖子打开吧。”

  司徒弑虽然心里有些慌,但是觉得即便云初玖能炼制成功,但是也未必有超品丹药,要知道超品丹药那可是很难出现的。

  “叮叮叮,大家上眼!小九出品,保证精品!”云初玖把炼丹炉的盖子掀开了。

  司徒弑站在最前面,当他看到里面的情况之后,只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错了!

  司徒弑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再次朝炼丹炉里面看去,炼丹炉底部有十枚圆溜溜的丹药,其中五枚上面还有一圈一圈的丹纹,难道,难道云初玖真的又炼制出来五枚超品清魂丹?

  司徒弑强撑着问十位裁判:“你们,你们快验看一下,她,她炼制出来的是清魂丹吗?是不是别的丹药?”

  那十位裁判同情的看了司徒弑一眼,他说的简直是胡话,那些草药炼制出来的当然清魂丹,怎么可能是别的丹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