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年长的裁判拿出一枚丹药闻了闻,笃定的说道:“这就是清魂丹,而且是超品的清魂丹。”

  司徒弑微微有些站立不稳,完了,这赌约我输了,我不但要当众向云初玖认错,还要赔偿她一亿上品灵石,灵石倒是好说,只是这当众向她道歉,实在是,实在是太丢人了!

  云初玖笑吟吟的说道:“主持人,公布一下结果吧,相信大家都很着急的等着呢。”

  台下的众人看到云初玖和司徒弑两人的表现,就已经知道了大概的结果,难道云初玖不但炼制成功了清魂丹,而且还炼制出来超品的清魂丹了?

  主持人与十位裁判沟通之后,大声说道:“云初玖炼制的清魂丹成丹率十成,超、超品丹药五枚,上品丹药五枚,云初玖是赌约的获胜方。”

  众人顿时就炸锅了!

  他们虽然刚才隐隐有些猜测,但是还是有些不太确定,现在听见主持人这么一说,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上了!

  “怪不得人家云初玖敢答应司徒弑的赌约呢?敢情人家心里有把握啊!”

  “是啊,所谓艺高人胆大,天才果然是天才,一次是巧合,这两次可就是实力了。”

  “不得不说,云初玖这场赌约赢的太漂亮了!这回司徒弑那个老家伙肯定没有话说了,还说我们云初玖作弊?我呸!他这是赤果果的妒忌!”

  ……

  皇甫院长虽然极力忍耐,但是嘴巴都快笑的合不拢了,好!云初玖干的好!实在是太解气了!司徒弑那个老家伙这回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这时,台上的云初玖朝大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众人安静下来,云初玖叹了口气:“唉,快中午了,我有点饿了,所以发挥的不太好。”

  众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你可拉倒吧!这还发挥的不好?你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凡人活了?

  “司徒弑,司徒院长,这场赌约我赢了,你是不是也该履约了?我着急下去吃午饭,你就别磨蹭了。”

  司徒弑老脸涨的通红,有心耍赖,可是已经发了心魔誓,况且众目睽睽之下,耍赖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司徒弑把灵石转给云初玖之后,咬了咬牙,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对不起。”

  云初玖撇了撇嘴:“你这样说可不行,重新来一遍。”

  “你!你别得寸进尺!我已经道过谦了,你还要怎样?”司徒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天,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司徒弑,你刚才说我作弊的时候可是长篇大论的,怎么道起歉来就这么惜字如金了?再说,你的声音也太小了吧?后面的人都听不到,重新说一遍,要不然,小心被雷劈哦!”

  天元大陆的人也开始跟着起哄:“就是!我们都没听见!”

  “光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要说你冤枉了云初玖,还要说你小肚鸡肠,嫉贤妒能,云初玖没有作弊!”

  “对,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难道你们幽冥大陆都是这么不讲诚信的人?”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