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内容开始--> 由于已经到了中午,主持人宣布休息一个时辰,然后再进行符篆比试。

  相比较于天元大陆这边的其乐融融,幽冥大陆那边的气氛就阴沉多了,主要是司徒弑丢了脸,心情自然很是糟糕,别人顾及他的心情,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说了。

  司徒弑阴沉着脸把下午参加符篆和驭兽比试的十名学生召集到了一起:“你们下午的比试一定要全力以赴,如果谁能取得第一名,以后在幽冥学院会重点培养他,都听明白了吗?”

  十名学生点头称是,司徒弑这才让他们回去准备。

  司徒弑阴狠的看着天元学院的方向,哼,现在的比分是二比一,我们还握有主动权,只要符篆比试我们赢了,输的还是你们!更何况符篆比试我们可是做了万全准备的。

  云初玖拿出司徒弑“送”给她的炼丹炉,用清水刷了刷,然后开始涮火锅吃。

  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吃的美滋滋的云初玖,艾玛,原来黄字班的那明学生说的是真的,这丫真的是把炼丹炉当火锅用啊!

  一些炼丹师甚至在想,难道云初玖能炼制出来超品丹药就是因为她把炼丹炉当火锅用?要不然我们以后也试试?

  吃饱喝足了,云初玖开始琢磨接下来的符篆比试,如果只是常规的符篆比试我自然是不怕的,只怕这里面会有什么花招,我到时候得提高警惕才行。

  皇甫院长让一名成绩稍差的学生把名额让给了云初玖,那名学生屁颠屁颠就同意了,他本来心里就没底,求之不得的把名额让给了云初玖。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参加符篆的比试者登上了比试台。

  众人发现云初玖再一次上去的时候,顿时就炸锅了!

  在天元大陆,能够同时修习两种修士五术的人少之又少,更别提云初玖在上午的时候已经显示出来炼丹的绝佳天赋了。

  “这云初玖不会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吧?她怎么又上去了?”

  “谁知道啊?!也不知道皇甫院长是怎么想的,还真把云初玖当成救命稻草了?”

  “就是啊,这不是白白浪费一个名额吗?”

  ……

  司徒弑发现云初玖再次蹦跶到了比试台上面,阴狠的看了云初玖一眼,这个臭丫头怎么又上去了?她要参加符篆比试?估计皇甫仲衡那个老匹夫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还真以为云初玖是万能的?

  主持人见裁判和比试者都就位了,就开始宣布比试规则:“比试的内容是六级的爆裂符,但是为了预防有人作弊,所以比试者所用的符篆纸、符篆笔和妖兽血都由工作人员统一提供,限时两个时辰,画的越多,品质越好的比试者获胜。”

  主持人说完之后,就示意工作人员把符篆纸、符篆笔和妖兽血呈了上来,然后分发给了十位比试者。

  云初玖看了一眼符篆纸、符篆笔和妖兽血,也没看出来什么异常,也是,司徒弑如果在这些东西上面做手脚也太明显了。<!--章节内容结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