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把云初玖和李韦的符篆笔交给了十位炼器裁判,主持人对云初玖佩服的是五体投地,怪不得小丫头让我帮着保存符篆笔呢,原来是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真是太妖孽了!

  几乎所有的人和他都是同样的想法,天啊,这个云初玖简直不是人!她竟然提前就想到了这些,所以做好了准备,真是太聪明了!

  司徒弑气的直咬牙,他虽然恨云初玖聪明,但是更恨李韦,你个废物!自己的笔都看不住,竟然让臭丫头给抢去了!抢去也就罢了,你为何不给刘裁判提个醒?现在可好,恐怕事情就要败露了,这可如何是好!

  帝凛寒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豪之情了!

  好!

  真是太好了!

  北溟那小兔崽子真是有眼光啊!

  血戾瞥见帝凛寒脸上的得意之色,心里有些酸,哼,我就不信不能帮无极找到一个比云初玖还厉害的媳妇?!咱们走着瞧!

  此时,比试台上面的十位炼器裁判已经检查完了两支符篆笔,其中那五位幽冥大陆的炼器裁判脸色有些尴尬,没想到幽冥学院竟然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实在是让人不齿。

  一位天元大陆的炼器裁判冷声说道:“我们已经检查完毕,李韦的这支符篆笔是正常的符篆笔,但是云初玖已经断裂的这支符篆笔,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是笔杆里面却是做了手脚,只要灵力达到一定数值,笔杆就会断裂。”

  众人顿时就炸锅了!

  天元大陆这边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就连幽冥大陆那边的人也觉得这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做手脚也不是不行,你别被人发现啊,这下可好,被天元大陆逮住了把柄,简直丢死人了!

  司徒弑额头上的汗再次流了下来,他咬了咬牙,事到如今,只能弃卒保车了,于是他愤怒的喊道:“刘奎!我没想到你竟然做出了这么卑劣的事情!虽然你的出发点是为了幽冥大陆,但是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的胜利,不是这种靠手段的胜利!你简直太过分了!”

  刘奎也就是那个三角眼裁判先是一愣,看到司徒弑阴狠的目光之后,顿时就明白了司徒弑的意思,只好说道:“哼!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既然被发现了,那我也无法可说。”

  “啧啧,你们幽冥大陆可真是没有人情味,一出事就把手下推出来顶包,这位刘裁判,我真是替你不值啊!你这辈子的名声就此算毁了,啧啧,也不知道,回去之后,你那主子会不会杀了你灭口,我真是替你担忧啊!”云初玖一副我为你好的语气说道。

  三角眼裁判心里被云初玖说的咯噔咯噔的,司徒弑的为人他是知道的,没准还真能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他的冷汗就淌下来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该!我吓唬死你!和我玩心眼,我虐死你!

  其余的九位符篆裁判,见事情已经调查清楚,就让主持人再次确认了比试成绩,这一轮的符篆比试获胜的是天元学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