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寒不知道的是这只烈焰红尾魅狐虽然是二十四阶,实际上马上就要突破到二十五阶,所以厉寒想要建立神识联系没有那么容易。

  时间快速的流逝,那八名选手逐渐清醒过来,明白自己是中了烈焰红尾魅狐的魅惑之术,顿时羞臊不已,只好再次尝试和烈焰红尾魅狐建立神识联系。

  烈焰红尾魅狐不屑的看了看他们,再次使用了魅惑之术,这一次那八个人有了防备,并没有轻易中招,但是屡屡分神,自然是不可能成功建立神识联系了。

  至于,云初玖那货,依旧是悠哉悠哉的坐在一旁,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甚至比那些裁判还要悠闲。

  众人都已经无力吐槽了,罢了,云初玖已经帮我们拿了两个第一了,这驭兽比试她胡闹就胡闹吧,毕竟换别人上去也是白搭。

  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厉寒依然没有成功和烈焰红尾魅狐建立神识联系,他咬了咬牙,看来只能用我们厉家的秘术了!

  厉寒把右手的食指咬破,开始吟诵:“以吾之血,换汝之魂!”

  厉寒右手的食指之上有血珠开始凝聚,并且朝烈焰红尾魅狐的眉间冲了过去,烈焰红尾魅狐想要躲避开血珠,但是笼子里面地方有限,而那血珠速度又是极快,血珠直接就隐入了烈焰红尾魅狐的眉间。

  厉寒心里就是一喜,成了!

  有了我的精血印记,我一定可以成功和它建立神识联系!

  厉寒再次尝试和烈焰红尾魅狐建立神识联系,烈焰红尾魅狐虽然受制于那滴血珠影响,但还是烦躁的拍打笼子,不想就此屈服。

  厉寒尝试了半个时辰之后,见烈焰红尾魅狐还不屈服,咬了咬牙,再次弄破食指,开始吟诵:“以吾之血,换汝之魂!”

  厉寒闭着眼睛还在那吟诵呢,却没有想到的是,血珠刚刚升腾,还没等进入笼子呢,就被一枚灵果核给打消散了!

  厉寒发觉不对,睁开眼睛一看地上的果核,先是一愣,继而就明白这是云初玖搞的鬼,气的大声质问:“云初玖,你为什么用果核打断我的秘术?”

  云初玖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打断你的秘术?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就是随手那么一扔,纯属巧合,纯属巧合,你继续,这一次,我保证不打扰你了。”

  厉寒气的冷哼一声,心想,还是比试重要,以后再收拾这个臭丫头!

  于是,厉寒再次挤出一滴血珠,开始闭眼吟诵,当血珠升腾起来的时候,又是一枚果核扔了过来,血珠再次被打消散了!

  “哎哟,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果核八成就喜欢那个方向,好巧不巧又把你的血珠打散了,实在是抱歉啊!”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厉寒气的直咬牙:“云初玖,你就是故意的!各位裁判,云初玖两次打断我的秘术,还请给我做主。”

  其中有一位鹰钩鼻子的裁判不悦的说道:“云初玖,如果你再打断厉寒的秘术,就取消你的比试资格。”

  云初玖一摊手:“不是说不准用药物吗?为毛厉寒可以用秘术?说不定他的血里面就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呢?说不定那个厉寒昨晚吃了几十斤的迷兽散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