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寒差点被云初玖气晕菜了!

  几十斤的迷兽散?

  你当我是什么?特么的我就是妖兽我吞了几十斤的迷兽散,我也得嗝屁啊!

  天元学院的另外四名选手听云初玖这么一说,也纷纷说道:“就是,说不定他事先服用了什么药物,然后说是什么秘术,哼,幽冥学院的人果然奸诈!”

  “好在云学妹机灵,要不然又上你们的当了!既然不允许我们使用药物,这个厉寒也不准使用秘术,否则对我们不公平!”

  天下天元大陆的人也纷纷起哄:“对!那个厉寒的血一定有问题!你们幽冥大陆最擅长的就是作弊!”

  “那个厉寒使用秘术就是作弊!应该取消他的比试资格!”

  ……

  司徒弑气的直咬牙,这个该死的云初玖,实在是太能挑事儿了!

  那位鹰钩鼻子的裁判冷笑道:“住口!你们实在是孤陋寡闻!驭兽师使用秘术这是自古有之的,驭兽师的精血进入到妖兽神识之内,这样建立神识联系就更容易,何来作弊一说?众位,你们说一说,这秘术算作弊吗?”

  鹰钩鼻子问其余的九位裁判,那九位裁判里面虽然有天元大陆的人,但是也不好睁眼说瞎话,这驭兽师的秘术还真不能算作弊。

  云初玖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了他们的意思,她转了转眼珠说道:“即便秘术不算作弊,也得验看一下厉寒的血里面有没有违禁的药物才能让大家信服。这样吧,厉寒,你放一盆血让裁判们验看一下,如果证明里面没有违禁药物,那你就可以使用秘术。”

  一盆血?

  厉寒气的眼睛都红了!

  你这是验血还是要杀了我?

  最后,厉寒还是放了几滴血出来,众位裁判验看过后,证明他血里面并没有迷兽散之类的违禁药物,可以继续使用秘术。

  “哼!云初玖,虽然你很是狡诈,但是这驭兽第一名一定是我厉寒的!”厉寒说完,再次挤出一滴血,开始吟诵。

  刚说出一个字就听见云初玖嗷的一声,吓的他一睁眼睛,吟诵被打断,那滴血掉在了地上。

  “裁判!云初玖屡次打断我,还请取消她的比试资格!”厉寒气的真想上前掐死云初玖,这该死的臭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鹰钩鼻子裁判当即就怒声说道:“不错,这个云初玖无缘无故打断厉寒使用秘术,理应驱逐。”

  云初玖委屈的说道:“我可不是无缘无故的打断厉寒!我是想替大家问明白一件事情,既然厉寒可以使用秘术,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使用啊?我们使用的话也不算违规吧?”

  鹰钩鼻子不屑的说道:“驭兽师的秘术流传下来的很少,你还会秘术?哼,如果你会尽管用就是,只是如果你再次打断厉寒的秘术,就取消你的比试资格。”

  “放心,放心,我还得抓紧使用我的秘术呢,哪有闲工夫打断他的秘术!大家上眼,我们云家祖传好几百万年的驭兽秘术可是轻易不让外人看的,你们今天算是有眼福了!”云初玖嘚瑟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