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丫是真敢吹啊!

  吹牛也得有个限度,好吗?

  流传几百万年?几百万年前那时候别说驭兽术了,估计还没有人呢!

  厉寒也是对云初玖的话嗤之以鼻,他瞪了云初玖一眼,再次开始挤出一滴血珠,准备吟诵。

  这时候,就听到云初玖大声的说道:“小狐狸,过来,过来,到姐姐这里来,姐姐这里有鸡腿哦,你只要乖乖的和姐姐建立神识联系,姐姐手上的这个烧鸡腿就是你的了!”

  厉寒被云初玖的行为惊的目瞪口呆,也就忘记了吟诵,得,又浪费了一滴精血。

  众人也是被云初玖的行为雷的不轻,艾玛,这就是她口中几百万年的祖传秘术?你丫玩呢?

  你以为这烈焰红尾魅狐是普通的狐狸不成?一个鸡腿就能收买?真是异想天开!

  那只烈焰红尾魅狐不屑的看了云初玖一眼,这小丫头有病吧?而且病的不轻,虽然那鸡腿是挺香的,但是本狐岂能为一只鸡腿就不要了节操?做梦!

  云初玖还在那嘟嘟囔囔:“这可不是普通的鸡腿,这个烧鸡腿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你是不知道啊,我们膳堂的那个老丁头脾气相当的古怪,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了几只烧鸡,我容易吗我!”

  ……

  云初玖说的口干舌燥,那只烈焰红尾魅狐也无动于衷,云初玖一跺脚:“特么的!不吃拉倒!我自己吃!”

  这货说完,拿起烧鸡腿就啃了起来,边吃还边说:“哎,厉寒,你不是有秘术吗?你怎么不用了?是不是看到我使用的秘术,你觉得自惭形秽不好意思用你的秘术了?”

  厉寒气的直抽抽,我自惭形秽?明明是你打断了我的秘术好不好?这个臭丫头实在是太可恶了!

  厉寒强迫自己镇定,收敛了心神之后,再次挤出一滴血,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吟诵:“以吾之血……”

  厉寒刚吟诵到这里就听见云初玖嗷的一声,吓的他把后面的词都忘了!

  “呔!小狐狸!看来我必须使用我祖传的另一招秘术了!这一次我一定让你乖乖的和我建立神识联系!”云初玖又是跺脚又是晃脑袋的说道。

  厉寒明白了!

  这丫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想打断我的秘术!

  “裁判,你们都看到了,这个云初玖她根本就不会什么秘术,就是故意的捣乱,我请求你们取消她的比试资格。”厉寒气愤的说道。

  云初玖叉着腰,指着厉寒的鼻子就骂:“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会秘术了?我刚才用的明明就是我们云家祖传几百万年的秘术,怎么就允许你失败不允许我失败吗?

  我说话怎么就打断你的秘术了?是你自己注意力不集中,还赖我喽?按照你的逻辑,岂不是你在驭兽的时候,妖兽都得乖乖的一声都不能叫喽?自己是废物还赖别人,真是臭不要脸!”

  厉寒被云初玖怼的满脸涨红:“你,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没听说用一个鸡腿就能驭兽成功的,你就是故意的捣乱!”

  云初玖一呲牙:“一个鸡腿自然是不行的,但是两个就说不定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