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八个鸡腿也不可能驭兽成功!裁判,我请求把云初玖驱逐下去!她屡次打断我的秘术,实在是太过分了。”厉寒觉得自己脑袋嗡嗡的,也不知道是被云初玖气的,还是失血有点多。

  鹰钩鼻子裁判正要说话,云初玖就愤怒的说道:“裁判!厉寒侮辱我的祖传秘术,简直把我弱小稚嫩的心灵伤成了一百零八瓣儿!并且,我正在施展秘术,本来都要成功了,他嘚啵嘚打断了我的秘术,我请求把他驱逐出场。”

  厉寒愣住了!

  其他的选手愣住了!

  主持人和裁判愣住了!

  台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艾玛!

  人不要脸到这个份上也是没谁了!

  你拿个破鸡腿糊弄就是祖传秘术?你还要不要脸了?

  再说了,你那坚不可摧的心脏还弱小?还稚嫩?你骗鬼呢?!

  鹰钩鼻子裁判冷哼一声:“你不用强词狡辩了,你被取消了比试资格,马上离开!”

  云初玖的小脸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这位裁判,你说话要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和裁判这个身份!你凭什么取消我的比试资格?主持人,我问你,你宣布规则的时候,禁止选手说话了吗?”

  主持人摇了摇头:“没有。”

  “听见了吗?既然规则没有禁止说话,我说话怎么了?再说,我在施展祖传秘术的时候,厉寒还干扰我了,你怎么不把他罚出场呢?如果你要惩罚我也可以,但是你要一视同仁,把厉寒也罚下去,否则不但我不服,就是我们天元大陆的所有人都不服,你们说是不是?”云初玖朝着比试台下面一扬手。

  天元大陆的人顿时就鼓噪起来:“对!云初玖说的对!又没说不让说话,你凭什么处罚云初玖?”

  “难不成你们在和妖兽对战的时候,还不让妖兽叫唤?”

  “呸!我看这个裁判肯定收了幽冥学院的钱,真是不要脸!”

  鹰钩鼻子裁判气的脸色涨红一片,指着云初玖:“你,你”

  “我,我怎么了?再说了,一共十个裁判呢,怎么就你那么欠儿?要说你没收幽冥学院的好处,你自己都不信吧?众位正义的裁判,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既然规则没禁止说话,我说话有什么不对?”云初玖怼完鹰钩鼻子,看向其余一脸懵逼的九个裁判。

  另外九个裁判互相商量了一下,规则里面确实没说不准说话,于是一位年龄稍大的裁判说道:“既然规则里面没有限制,比试继续进行。”

  云初玖得意的看了厉寒一眼:“厉寒,这驭兽师的心态很关键,你可不能急躁哦!我给你提个好建议,你要实在觉得我说话干扰你,你干脆用东西把耳朵堵上吧!

  厉寒只觉得脑袋嗡嗡的,恶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你以为你用这种方法就能干扰我?第一名一定是我的!”

  “啧啧,你的名字叫厉寒不是叫厉害,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我呸!那只小狐狸除非是脑袋抽风了,才会和你建立神识联系,什么玩意儿!”云初玖撇着嘴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