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比试台上面的景象,只见那只烈焰红尾魅狐乖巧的不得了,正听从云初玖的话语做动作。

  “来,小狐狸,给大家举爪打打招呼。”

  烈焰红尾魅狐心里流着宽面条泪,对着台下的众人挥了挥爪子,妈蛋,狐脸都丢尽了!

  比试台下面的人顿时就炸锅了!

  天元大陆的人得意劲儿就别提了,他们冲着幽冥大陆的人嚣张的说道:“啧啧,我们云初玖就是厉害!讲故事怎么了?讲故事也把烈焰红尾魅狐驭使成功了!你们服不服?不服也得服!第一是我们的了!”

  “哈哈哈!不仅这一轮的胜利属于我们,第一阶段的比试三比二,我们赢了!第一阶段的胜利也是我们的!”

  “先赢不算赢,我们炼器和阵法是让着你们的,要不然你们能赢?明天第二轮灵力比试,你们还得输!”

  幽冥大陆的人心里就跟哔了狗似的,特么的,昨天这时候我们还欢欣鼓舞呢,为毛仅仅一天时间我们的心情就跌到了地狱里面?

  云初玖!

  都是云初玖那个臭丫头造成的!

  这三场的比试都是她得了第一名!

  话说炼丹和符篆我们还能看出来一点门道,她是靠着超品丹药和超品符篆胜利的,只是这驭兽,怎么糊里糊涂讲个破故事,那只该死的烈焰红尾魅狐就就屈服了呢?你是几百年没听过故事是怎么着?你就那么贱?

  这时,厉寒清醒了过来,他看到烈焰红尾魅狐温顺的听从云初玖的指挥,顿时就惊叫出声:“不可能!不可能!云初玖一定使用了禁药,要不然烈焰红尾魅狐不会被她驭使成功的!”

  厉寒的话顿时就引起了幽冥大陆众人的共鸣:“对!云初玖肯定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她肯定用迷兽散了!要不就是用别的禁药了,要不然她一个灵宗五层怎么可能驭使成功二十四阶的妖兽?这不符合常理!”

  “云初玖肯定作弊了!她的成绩不算数!”

  云初玖看了厉寒一眼:“啧啧,你们幽冥学院的人输了之后,是不是第一时间都要说获胜者作弊啊?之前你们的司徒大院长可是因为说我作弊,公开给我道歉了。你现在又说我作弊,如果裁判认定我没有作弊,你是不是应该跪在我面前道歉啊?”

  “云初玖,你少转移话题!不仅我怀疑你作弊,所有人都怀疑你作弊,你根本就不可能驭使成功烈焰红尾魅狐,你一定作弊了!”厉寒愤怒的说道。

  鹰钩鼻子裁判顿时就附和道:“不错,我也怀疑你作弊!”

  云初玖冷哼了一声:“你也怀疑我作弊?单凭怀疑就可以胡说八道吗?我还怀疑你不是人呢!难道你就不是人了?”

  “你!你放肆!”鹰钩鼻子怒不可遏,竟然想动手打云初玖。

  其余的九位裁判看不下去了,好好的比试弄成了一场闹剧,像什么话?!

  其中一位裁判说道:“云初玖做没作弊,其实很好判断,直接问这头烈焰红尾魅狐就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