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干笑了两声:“男神,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帝北溟眼角抽了抽:“童言?你可真够厚脸皮的!”

  “对啊,我还小呢!我说的话当然就是童言!”云初玖毫无压力的装嫩,十一岁在现代那可是妥妥的少年儿童呢!

  帝北溟本来也就没打算再追究昨晚的事情,见云初玖插科打诨也就顺势说道:“哼!本尊心胸豁达,就饶了你这一次,如果还有下次,本尊饶不了你!”

  云初玖心里松了一口气,讨好的说道:“男神果然就是男神,我这就要上工去了,您走的时候把院门给我关好,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帝北溟嘴角翘了翘,又躺回了枕头上:“谁说本尊要走?本尊要在灵华宗住一段日子,你这屋子虽说又小又破,但不引人注意,我就勉强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

  “什么?你不走了?”云初玖嗷的一声,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怎么?你不欢迎本尊?”帝北溟盯着云初玖!

  云初玖强颜欢笑:“不是,不是,哪能呢,我巴不得天天能见到您呢!我是太高兴了!对,我是太兴奋了!”

  “那就好,如果你不欢迎就说出来,本尊不会赖着不走的!”

  云初玖心里暗骂,妈蛋,我敢说吗?我要说出来,你不得掐死我?!

  “那,男神,你们自己注意安全,我就上工去了!”云初玖爬下床,穿上鞋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这个给你!那个什么鸟叫给你的东西不要吃了!”帝北溟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枚果子!

  云初玖眼睛一亮,是上次吃的那种灵果,这货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谢谢男神,你真是太好了!”

  云初玖三两下把果子啃了,蹦跶着出了屋子!

  到了外面,云初玖才想起帝北溟刚才说的后一句话,鸟叫?鸟叫给我的东西?靠!小白脸嘴也太损了!凤鸣可不就是鸟叫吗?!

  怪不得昨天凤鸣师兄无缘无故摔了一跤,原来是小白脸捣的鬼!

  云初玖摇了摇头,这小白脸抽风抽的厉害,高兴了又给我功法又给我果子的,不高兴了就要打要杀的,真是个神经病!

  暗风和暗隐见云初玖出来,过来行礼,云初玖撇了撇嘴,把果核随手一丢:“算了,我可当不得你们的大礼,昨天还用云家威胁我呢!”

  暗风嘻嘻一乐:“九小姐,事权从急,我那也是急的,怕您一时冲动将来后悔!我们尊上那是天上地上难寻的好男儿,您可别错过了!”

  “你们隐藏好别连累我,我好不容易才进了灵华宗,可不想刚进来就被赶出去!”云初玖心说,还天上地上难寻,白给我我都不要,什么玩意!就是个精神病!

  暗风得意的说道:“九小姐,这您放心,除非灵华宗的掌门和长老们刻意关注这个院子,否则不会有半点不妥的!”

  “那就好!本小姐去上工了,你们乖乖的给我看家!”云初玖背着小手,迈着八字步嘚瑟的走了!哼!我就当养了三条看家狗好了!哈哈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