梼杌正得意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哇哇的大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梼杌皱了皱眉:“小丫头,你就是哭我也不会饶了你的,我得听那个该死蝼蚁的话杀了你。”

  “梼杌大人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哭啊,我这条小命算什么?您要是想要随时都可以杀了我,我都不带反抗的!”云初玖抽抽搭搭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哭什么?”梼杌不解的问道。

  “梼杌大人,我是为了您哭的啊!”云初玖用袖子抹了抹眼泪说道。

  “为我哭的?你为我哭什么?”

  “梼杌大人,想当初您傲视天下,就连其余三只上古凶兽都得看您的脸色行事,那是何等的畅意!何等的霸气!可是,可是现在,您竟然被困在那么一个废物的体内,还要受他的驱使,这简直是对你最大的侮辱!

  以您的骄傲,以您的傲骨,您心里一定承受着巨大的煎熬,我实在是心疼啊!”云初玖说着说着又嚎了起来,任凭谁看了,都觉得哭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梼杌愣住了!

  它没有想到云初玖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出来,它虽然只是一缕残魂,但是上古凶兽的傲气还是有的,一想到现在的苟延残喘,不由得悲愤的怒吼出声。

  巨大的怒吼声震的人耳朵嗡嗡响,后面的厉寒就有些心里发颤,这个臭丫头实在是可恶至极,仅仅几句话就把梼杌给激怒了,梼杌一定恨死我了,不过恨我又如何?它是我的魂兽,我死它也得嗝屁,所以它是不敢违抗我的命令的。

  “梼杌大人,我实在想不通,虽然您现在只是残魂,但是凭厉寒那样的废物怎么可能困住您呢?他们一定用了很卑鄙无耻的手段才困住了您,对不对?他们实在是太无耻了!竟然如此侮辱您这样的上古凶兽,哪怕就是杀死您也比这样要有尊严!”云初玖义愤填膺的说道。

  梼杌悲愤的说道:“你说的没错,他们用了卑劣的手段才把我制服,并且强行让那个该死的蝼蚁把我炼化成了魂兽!”

  “梼杌大人,其实,其实,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我还是不说了,我自杀吧!我自己把自己掐死吧!”云初玖用手掐自己的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比试台下面的众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自己把自己掐死?你掐死一个给我们看看!你这纯属是忽悠梼杌呢!

  “等等!你要说什么?说完了再死不迟!”梼杌大声喝道。

  “梼杌大人,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不好听,您可别往心里去啊!”云初玖小心翼翼的说道。

  “无妨,你说就是!”云初玖越是这样,梼杌越是想知道云初玖到底想说什么。

  “梼杌大人,我觉得您现在简直是生不如死!什么叫苟延残喘?什么叫行尸走肉,您现在就是啊!

  您堂堂上古凶兽竟然成了厉寒那个废物的魂兽,这要是让饕餮他们三个知道了,不得笑话死你啊!我要是您,我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能这么没用尊严的活着!”云初玖挺直了小身板,傲然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