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延残喘?行尸走肉?”梼杌失神的重复这八个字,是啊,我堂堂上古凶兽现在竟然成了别人的魂兽,竟然受一个蝼蚁的驱使,实在是丢脸至极!

  云初玖安静的在一旁不说话,有些话点一下就行,说多了就起反作用了!

  厉寒见云初玖忽忽悠悠的就把梼杌给说懵逼了,生怕梼杌反水,在后面大声说道:“梼杌大人,你别听云初玖那个臭丫头胡说八道,您赶紧杀了她!”

  梼杌本来就很是恼火,现在听厉寒催促它,更加的恼恨厉寒:“你闭嘴!否则我杀了你!”

  云初玖在一旁说道:“就是!没看梼杌大人正在思考兽生吗?你嚷嚷什么?滚一边去!废物!”

  厉寒气的直抽抽,觉得自己是实在是太憋屈了,本来这梼杌是他的魂兽,现在可好,竟然呵斥他,他气的大声说道:“梼杌,你以为你还是上古凶兽不成?你现在是我的魂兽,你就得听我的,我命令你马上杀了云初玖,否则我就要动用秘术惩罚你了!”

  梼杌气的嗷嗷怒吼,恨不能拍死厉寒,但是一旦厉寒死了,它就会变成残魂,很快就会消散,是屈服还是反抗?梼杌犹豫了!

  “有的兽活着,它已经死了,有的兽死了,它还活着!”

  “兽固有一死,或重于不周山,或轻于鸿毛。”

  “兽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云初玖在一旁嘟嘟囔囔,这一句句却仿佛在梼杌的心上插刀一般,是啊,我堂堂上古凶兽这么窝囊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厉寒气的大骂:“云初玖!你闭嘴!梼杌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你给我杀了她!”

  梼杌本来还有些犹豫,现在一听厉寒像训斥妖兽一样训斥它,它骨子里面的狂傲和固执被激发了出来,仰天怒吼:“想我堂堂梼杌乃是堂堂上古凶兽,一着不慎被小人所害,竟然成了这个蝼蚁的魂兽,实在是莫大的屈辱!蝼蚁,纳命来!”

  梼杌说完,巨大的尾巴朝着厉寒就抽了过去。

  厉寒哪里想到梼杌竟然真的要同归于尽,他根本就没有防备,被梼杌的尾巴抽了个正着,当即就被拍成了肉饼,就这么绝气身亡了……

  随着厉寒死亡,梼杌的身形越变越淡,它看了云初玖一眼:“小丫头,我知道你这是激将法,但是你说的有道理,我堂堂上古凶兽不能这么没有尊严的活着,保重!”

  云初玖的心被梼杌说的酸酸的,这个梼杌虽然长的难看点,蠢了点,但是这倔强的小脾气还是挺招人稀罕的。

  云初玖咬了咬牙,决定帮梼杌一把,于是启动了隔离阵,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上古青玉小瓶,小声说道:“钻进来,我保你一条小命。”

  梼杌的残魂马上就要消散,听到云初玖这么说,也没时间分辨云初玖说的真假,马上钻入了上古青玉小瓶之内,云初玖立即就把上古青玉小瓶收了起来,同时取消了隔离阵。

  整个过程不过十几息的时间,除了少数几位大能之外,很多人甚至都没发现云初玖启动了隔离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