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试台下面的众人都懵了!

  哎哟!卧槽!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梼杌!上古凶兽!

  就这么的被云初玖几句话给忽悠死了?而且还把它的主人厉寒给弄死了?

  老天爷啊,是我们见识少还是这云初玖太变态?!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正处于不可思议,震惊不已的时候,就听见比试台上面云初玖嗷的一声嚎上了:

  “哎呦喂!梼杌大人,你死的好惨啊!你竟然真的和厉寒那个废物同归于尽了?我就是随口一说啊!您怎么这么实心眼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没有尊严就没有尊严呗!那玩意也不能当饭吃啊!”

  云初玖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仿佛刚才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似的。

  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你丫能不能别装了!

  还随口一说?

  你丫就是想让梼杌和厉寒同归于尽的好不好?!

  众人虽然心里吐槽,但是不得不佩服云初玖的机智和胆量,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淡定自若的忽悠梼杌,这样的心理素质甚至比一些大能还要出色,小丫头的前途将来一定不可限量。

  幽冥大陆看台上的贵宾区却有一个老者惊叫一声晕了过去,正是厉寒的祖父厉千仞。

  他万万没有想到,厉寒竟会被魂兽反噬,而且这梼杌魂兽还是他送给厉寒的,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片刻之后,厉千仞醒了过来,直接跃上了比试台:“贱人!你赔我孙子的命来!”

  云初玖这货精着呢,一边激发身上的防御灵器一边躲在了十位裁判的后面:“老天爷啊,要杀人啦!要杀人啦!吓死我了!吓死我啦!”

  那十位裁判被迫的当了人墙,也只好出手拦住了厉千仞:“厉大师,这是比试台,生死不论,如果要寻仇还请场下解决。”

  此时,帝凛寒也跃上了比试台,一掌逼退了厉千仞:“厉千仞,你孙子是咎由自取!小九丫头逼迫他上台了?还是小九丫头逼迫他辱骂梼杌了?要怨只能怨当初送给他梼杌的蠢货,明知道上古凶兽桀骜不驯还要将其送给一个黄口小儿,真是愚蠢之极!”

  厉千仞被帝凛寒一掌逼退了十几步远,他状若疯癫的嘶吼:“贱人!我今天虽然杀不了你,早晚我要把你碎尸万段给我孙儿报仇!”

  云初玖从裁判后面探出头,撇着嘴说道:“老头儿,我劝你还是别找我报仇了,找我报仇的人向来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翘翘,你们厉家要是死光了,就不好了!”

  厉千仞本来就伤心至极,再被云初玖这么一气,再次晕了过去!

  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这样就晕了?不是我说,就你这样的,还找我报仇?真是自不量力啊!”

  帝凛寒瞪了云初玖一眼,心说,差不多就行了,别嘚瑟了!

  云初玖吐了吐舌头,看向众位裁判,恭敬的行了一礼:“众位裁判刚才仗义出手,路见不平一声吼,实在是我等的楷模,小九多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