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简直懵逼了!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这该死的小泥鳅为毛这么配合我?!

  这该死的紫色小泥鳅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劈我,一定是故意的!真是可恶!

  这道紫色雷电也就小指头粗细,云初玖豪无压力的吸收了,然后冲着帝北溟干笑了两声:“巧合!这完全是巧合!”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狠狠瞪了云初玖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云初玖对着天上的那一小块乌云竖了竖中指:“小泥鳅,跟我斗?有能耐你就继续劈我!”

  乌云扭曲了一下,云初玖以为它还会继续劈自己,没想到那块乌云嗖的一下跑没影儿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原来是个怂包!一点胆子都没有,和本小姐比起来差远了!人活着,一定要有勇气和胆量……”

  “黑东西,滚进来!”

  “哎,来了!”好吧,勇气和胆量也是要分时间、地点、人物的!

  云初玖鬼鬼祟祟的进了屋,只见帝北溟坐在椅子上,而桌子上多了笔墨纸砚,云初玖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过来!本尊闲着也是闲着,从今天开始教授你书法,让你沉沉性子!”帝北溟想起云初玖的狗爬字儿,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法子!

  云初玖一咧嘴:“男神,这个就不要了吧?我干了一天活,都要累死了!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哪有力气练字啊!”

  帝北溟冷笑了一声,然后拿起毛笔写了三个字:“这是本尊的名字,不写完三十遍,不准睡觉!”

  云初玖眼珠一转,哼!既然让我写,那我就胡乱写完就是了!

  “如果你不认真写,那就翻倍,再不认真,继续翻倍!”帝北溟一眼就看出来云初玖的小心思,冷冷的说道!

  云初玖只好苦着脸开始写,边写边嘀咕:“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叫溟,好难写有没有!还是我的名字好,既简单又好记!”

  “你懂什么?!北溟有鱼,其名为鲲,本尊的名字是有典故的!”

  “哼!什么破典故,说的文绉绉的,不就是鱼的意思,还不如叫帝北鱼呢!”

  “黑东西!你给我闭嘴!”

  “闭嘴就闭嘴!”怪不得总用死鱼眼睛瞪我,原来就是条臭鱼!

  足足写了快两个时辰,云初玖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折了,帝北溟才冷哼一声:“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晚上继续!”

  云初玖气鼓鼓的开始洗漱,然后把外衣一脱,大大咧咧的往床中间一躺,手脚都摊开,显然是不准备让帝北溟在床上睡!

  帝北溟洗漱完了之后,看见云初玖大字型霸占了整个床铺,不由得皱了皱眉:“往里面去点儿!”

  “这是我的床!”云初玖心里反抗的小火苗再一次燃烧起来!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黑东西,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不让开,我今天晚上就让你在地上睡!”

  “一!”

  “二!”

  “三!”

  “男神,我是怕这床铺凉,现在捂热乎了,您上来吧!”云初玖乖乖的滚到了床里侧!小火苗再一次被无情的镇压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