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心里流着宽面条泪,果然是谁的拳头硬谁说话就好使,小白脸,你等着,等姑奶奶我变强的,我睡床上,让你跪在地上给我唱催眠曲!

  帝北溟嘴角翘了翘,脱了外衣,躺在了床的外侧!

  云初玖眼珠骨碌碌乱转,又有了主意:“男神,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咱们睡在一张床上不好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你睡地上吧!”

  “啊,哈哈哈,我开玩笑呢!我还小呢,不能算个女人!用不着避嫌!

  帝北溟挑了挑眉:“你忘记了?还有一种说法,男女七岁不同席,所以为了你的名声,你还是去地上睡吧!”

  “那为什么是我睡地上,而不是你睡地上?”云初玖前半句喊的很大声,后半句在帝北溟的目光镇压下声音变的越来越小,犹如蚊叫一般。

  帝北溟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因为坏的是你的名声,又不是本尊的名声!”

  “哼!这是我的床!”云初玖故意加重了“我的”两个字!

  “哦?既然你要分的这么清楚,那你把本尊给你的戒指还给本尊,还有那本功法,还有灵果,还有饭菜,还有……”

  “男神,我开玩笑呢,我的不就是你的嘛!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睡觉吧!啊,好困,我睡着了!”云初玖闭上眼睛,自欺欺人的用被子盖住脑袋,还应景的假装打了几声呼噜!

  帝北溟看着云初玖像只小鹌鹑似的缩进了被里,不由得好笑,一挥手熄灭了蜡烛!

  云初玖见帝北溟不说话了,这才偷偷的把脑袋伸出来,艾玛,好险,这要是因为一张床赔了一个储物戒指,可是亏大了!

  一起睡就一起睡,反正又不是没睡过,小白脸虽然可恶,但看着也不像个变态,再说,我长的这么干巴,估计他也下不去嘴!

  云初玖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很快就真的睡着了!

  反倒是帝北溟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侧过身子看着云初玖香甜的睡颜发呆!

  咦?黑东西好像比刚见到的时候白了不少了!

  其实黑东西长的也不是那么难看,五官还是挺精致的,如果白了之后,倒也看得过去!

  帝北溟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就伸出手摸了一下云初玖的脸蛋,嗯,还挺滑的!

  云初玖睡梦中觉得有脸上有东西,抬起胳膊扒拉了一下,然后翻过身,脑袋对着里面睡了!

  帝北溟脸上一热,讪讪的收回了手!

  哼!黑东西,你以为本尊愿意摸你?本尊只是,只是,只是好奇,对,只是好奇而已!

  帝北溟干脆也转过身,和云初玖两个人背对着身,又胡思乱想了一会才慢慢睡着了!

  只不过,睡到后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翻过身来,云初玖的小脑袋缩在帝北溟的怀里,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第二天清晨,云初玖又是在黄老有如洪钟一般的喊声中睁开了眼睛!

  云初玖小心翼翼的挪开帝北溟搂在自己腰上的手,伸了个懒腰,这才下了床,洗漱完了蹦跶着去上工了!

  帝北溟等云初玖走了之后,猛地坐了起来!

  本尊怎么会梦见黑东西?还梦见……,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本尊最近受伤神思不宁的缘故,对,一定是这样!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