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蛟见云初玖已经发现了不妥之处,只好实话实说:“那些灵器上面被那黑心肝的老东西撒上了醉生梦死迭迭散,如果有人贪心的去触碰,就会陷入幻境,然后我就可以轻松的把进来的人弄死了。”

  云初玖拿出擀面棍对着巨蛟就是一顿抽:“特么的!你还和我玩心眼!要不是我发现了端倪,你是不是打算我一中毒,你就趁机反噬?我让你耍花招,我让你玩心眼,我捶扁你!”

  巨蛟把身体盘成一圈,把脑袋护住之后,一副死猪不拍开水烫的架势,反正它身体强悍,皮糙肉厚的,任由云初玖在那一顿狂抽。

  南宫落月等人替巨蛟点了根蜡,竟然想算计小九,你是自己找虐啊!该!

  云初玖抽了好一阵,这才消气了,接着问道:“这里的主人除了这些灵器,其余的宝贝在哪?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把你做成蛇羹!”

  巨蛟没有想到云初玖连这个都猜到了,只好说道:“那个黑心肝的老东西说了,等他徒弟来了,必然要安葬他,所以他把自己的储物戒指压在了屁股底下,如果他徒弟不安葬他,也就得不到那枚储物戒指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看来这洞穴的主人可真够多疑的啊!不过,小泥鳅,你怎么分辨来的人是不是他徒弟啊?”

  巨蛟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面拿出来一张画像:“老不死的给了我一张画像,说这是他徒弟。”

  云初玖接过画像看了看,上面画着一个中年人,长得还不错,只是那三角眼里面的奸诈之色,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一个好人。

  不过也是,这个洞穴主人的行事就不像一个好人,猜忌心如此重,恐怕生前也没干什么好事!

  巨蛟见云初玖在那沉默不语,心里就有些不安,这小变态不会直接把灵器和储物戒指拿完就走吧?如果那样的话,我违背了誓言,我可就要被天打雷劈的啊!

  “小,小仙子,您,您怎么帮我解除心魔誓啊?”巨蛟完全没有了最初的倨傲,可怜兮兮的问道。

  “你当初怎么发的心魔誓,一字不差的和我学一遍。”

  “苍天在上,我苍蛟在此立誓,竭尽全力守护这处洞府,除了鸿源老祖的徒弟,任何人动那些灵器我都要杀死他们,如违此誓,天打雷劈。”巨蛟把誓言重复了一遍。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你确定,你一个字都没有遗漏?”

  巨蛟点了点头:“一字不差,当时我就是这么发的心魔誓。”

  “那就好办了!那个骨架就是鸿源老祖吧?他徒弟不就可以了吗?那我就拜他为师好了!我身为他的徒弟,拿走这些东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云初玖说完,装模作样的对骨架说道:“师父啊,我这刚出炉的徒弟给您行礼了啊!这些灵器还有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就当您给我的见面礼了,我会好好给您安葬的,至于画像上那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有机会我会帮您清理门户的,以后您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徒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