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试探的问道:“前辈,我那便宜师父和您是仇人?”

  “哼!你个无赖的小丫头!这师父倒是叫的顺嘴!这么拜师的估计找不出第二个,真是没皮没脸,没羞没臊!”老者冷哼出声。

  要是一般人被这么说肯定满面羞愧,可惜云初玖这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眯眯的说道:“前辈,多谢夸奖了!”

  老者气乐了:“难怪你能把鸿源老匹夫坑了,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前辈,那您和我便宜师傅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我怎么看着亦敌亦友呢?”云初玖笑眯眯的问道,这货根本就不怕老者的残魂,因为这货心里很是有底,特么的,你要是敢为难我,我就放我的残魂大军和梼杌出来,虐不死你!

  “亦敌亦友?你说我和他是亦敌亦友?简直是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和那种奸诈小人是朋友?我们是仇人!是不死不休的仇人!”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声音里面却透着几分悲怆。

  就在这时,云初玖竟然用低沉的嗓音哼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雄浑苍凉的音调和歌词,顿时就让老者嚎啕大哭起来,云初玖耸了耸肩膀,唉,没办法,唱首歌都能把人唱哭,赖我咯?

  老者好半天才平静下来,虽然残魂是有没有眼泪的,但还是用袖子抹了抹眼睛,长叹了一声:“可笑我和鸿源加在一起一万多岁的老东西竟然没有你一个小丫头看的通透,我们为了争一口气,竟然斗的两败俱伤,双双毙命,真是可悲可笑!”

  “前辈,你别这么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已。”云初玖装模作样的谦虚道。

  “你个小丫头一肚子鬼心眼!”老者捋着胡子笑骂道,似乎是心结已解,语气也轻松了一些。

  “前辈,你和我便宜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云初玖好奇的问道。

  老者叹了口气讲了事情的经过,老者被人称为元天老祖,他和鸿源老祖都是混元宗掌门混天老祖的徒弟,鸿源是师兄,老者是师弟,。

  原本两个人亲如兄弟一般,结果他们师父临终的时候把掌门之位传给了元天老祖,鸿源老祖就心生不满。再加上有心之人的挑拨,久而久之,嫌隙越来越大,鸿源老祖干脆叛出了混元宗,创立了弑元宗。

  鸿源老祖也确实是个人才,弑元宗发展的很是迅猛,虽然比不上混元宗,但是也算相当庞大的门派了。

  两个门派摩擦不断,甚至发展到小规模的斗殴,势同水火一般。

  元天老祖和鸿源老祖争斗了几千年也没争出什么结果,两人就约定前往不颠山决一死战。

  两人这一战竟然打了数年之久,两人干脆直接开辟了洞府,打斗之后就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进行争斗。

  两人最开始确实是为了致对方于死地,可是到后来,在不停的争斗过程之中,就难免想起曾经同门修炼的日子,到了后来竟然以这种方式变相隐居下来,两个人就再也没回各自的门派。

  虽然两个人心里都有了和解的意思,但是都放不下自尊,就这么又过了两千年,两人寿元耗尽,各自死在了洞府之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