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望见了炼丹房三个字!

  还没靠近炼丹房,就有两个杂役大声喊道:“站住!炼丹重地,闲人免进!”

  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两位师兄辛苦了!我是大厨房的,丁军丁管事让我给张志师兄送饭菜!”

  其中一个杂役看了云初玖几眼:“你就是那个云初玖吧?果然和传闻中长的一样!进去吧,速去速回!”

  云初玖道了谢,又问明了张志所在的炼丹室,这才蹦跶着进了炼丹房!

  一进炼丹房就闻到了浓郁的丹药香气,云初玖这货的想法一直都与众不同,她此时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味道和贵妃糖的味道有点像,焦香焦香的,话说,好久没吃糖了!

  云初玖来到张志所在的七号炼丹室,在门口恭敬的说道:“张师兄,我是大厨房的,丁管事让我给您送饭菜来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男子的声音!

  云初玖推开门,一股夹杂着药香的热气扑面而来!一个男子背对着自己正在炼丹,云初玖新奇的看着男子的动作,男子不停的结印,并且一直往里面添加药草!

  炼丹炉里面的药香越来越浓郁,终于,男子停止了结印,从丹炉里面拿出六枚丹药放到一旁的玉盘里面降温!

  云初玖看着玉盘上面的六枚丹药,突然就有一种想把这些丹药都吞进肚子里面的念头!

  意念如此之强烈,甚至让云初玖都有些恍惚!

  男子转过身,打量了云初玖几眼:“丁管事让你来的?”

  男子见云初玖呆愣着没说话,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得意,加大了声音又问了一遍!

  云初玖这才醒过神来,点了点头,把储物袋往前一递:“张师兄,这是丁管事让我交给您的!”

  张志接过储物袋,打开看了看,转身到架子上找了找,然后拿了一个白色的瓷瓶交给云初玖:“把这个给丁管事带回去!”

  云初玖点头答应,转身出去,并且乖巧的把门关上,然后出了炼丹房!

  张志不由得冷笑,庆振也真是个废物,居然让这么个黑丫头给弄出了灵华宗,不过那个黑丫头已经吸入了三日醉,不出三天必定会在睡梦中无声无息的死去!

  一个小杂役死了也就死了,不会有人关注的,我这也算帮庆振报仇了!至于另外六个,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

  咦?我刚炼制出来的聚灵丹怎么少了一颗?

  黑丫头偷走了?

  不能!她又没有灵力,根本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动手脚,或许是我记错了?刚才我炼制出来的是五颗?

  云初玖出了炼丹房,心里有些纳闷,奇怪啊,那个张志竟然没有为难我,也没有陷害我?

  可是那个张志的眼神里面明明对我很是憎恨,还掠过几分得意之色,他难道动了什么手脚?

  炼丹师?

  难道是给我下毒了?

  云初玖回想起推开房门闻到的香气,心说,糟了,我肯定是中招了!这可如何是好?!

  云初玖又想起刚才在丹房,自己鬼使神差偷的那枚丹药,当时自己不知道为何非常想把那些丹药吞下肚子,要不是自己的意志坚定,恐怕当场就吞了那几枚丹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