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发现一个问题,自从上次秦明珠的事情发生之后,血无极就变的不太正常,经常发呆,而且还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小九妹妹,假如,假如一个姑娘和陌生人那什么了,应该是什么反应?”

  云初玖狐疑的看了血无极一眼:“乌鸡哥哥,什么叫那什么了?”

  血无极凤眼里面闪过一丝窘迫:“就是,就是做了成亲之后才会做的事情。”

  “成亲之后才会做的事情?滚床单吗?乌鸡哥哥,你开荤了?”云初玖闪着浓浓的八卦之光问道。

  “胡,胡说八道!我向来守身如玉的!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我只是好奇!秦明珠不是和尹学成那什么之后,两人就决定定亲了吗?所以我比较好奇。”血无极眼神闪烁了几下问道。

  云初玖倒还真信了,倒不是她大意,而是她知道血无极性子乖戾,很难有女子入他的眼,更别说发展到滚床单的地步了,于是说道:

  “这要看是什么情况下两个人滚的床单,也要看哪个女子是什么性格,如果是被强迫的,特么的,要是我,我肯定要杀了那个贱男的!

  如果是两情相悦,那就进一步发展呗,成亲也是可以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女孩子觉得被人夺去了清白,让男人负责娶了她,其实这种女孩子最傻,难道要用一辈子的幸福为了一次错误买单?真是傻透了!”

  血无极的手攥成拳头:“没,没有别的可能性了?”

  云初玖狐疑的看了血无极一眼:“乌鸡哥哥,你怎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你真的那什么了?”

  血无极叹了口气:“小九妹妹,我好不容易问你个问题,你还这么不耐烦,真是太让哥哥伤心了!算了,我不问了。”

  云初玖又调侃了几句,然后蹦跶着走了。

  血无极见云初玖走了,对着暗处的花花说道:“人还没找到?”

  “少主,还没有消息。”

  “废物!一个没有灵力的人你们都找不到?还有,你们是猪吗?竟然让她大摇大摆的就离开了?”

  血无极说到这里,就想起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那一天。

  当天,血无极和暗卫花花找来的陌生女子缠绵了一夜,血无极大部分时间的神智都是不清楚的,但是也偶尔记得一些片段。

  女子紧致细腻的皮肤,诱人的曲线,还有一双带着寒意的双眸,

  是的,到了后来,女子清醒了,血无极以为那女子一定会极力的反抗或者哭喊,然而并没有。

  女子环顾了房间一圈,又冷清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起伏的血无极,皱了皱眉之后,勾了勾嘴角:“中毒了?”

  血无极自然是无法回答她的,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发泄体内要炸裂开来的**。

  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想什么问题,然后冲着血无极再次勾了勾嘴角:“长的倒是不错,正好朝你借点东西,我们得勤奋点才行。”

  血无极并没有明白女子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就被女子压到了身下,女子黑发飘舞,冷清的眸子里面也染上了几分艳色,血无极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脏不会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