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无极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女子的踪影,血无极崩溃的发现自己的胸膛之上被人用一种奇怪的染料写了八个字:“你情我愿,概不负责!”

  血无极气的差点晕过去!

  你情我愿?

  我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贞操特么的就被你个女色狼夺走了,竟然说你情我愿?

  血无极拿出帕子去蹭那染料,还好那染料用帕子一蹭就掉了,血无极气的咬牙切齿,跳起来穿上衣服就跃出了屋子:“那个该死的女人呢?”

  暗卫花花一脸的懵逼:“走了啊,她说您已经给了她补偿,她不再纠缠您了。”

  “放屁!给我找到她!我要亲手宰了她!”血无极气的脸色涨红,然后突然就嚎啕大哭:“完了!完了!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夺去了!我没脸再去追求小九妹妹了!该死的女人!还有你,该死的花花!我要杀了你!”

  暗卫花花急忙跪下:“少主,属下如果不那么做,您一定会炸裂而亡,属下也是逼不得已,您放心,那个女人是属下捡来的,而且没有灵力,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如果,您非要杀了我,我也认了,少主,动手吧!只要您平安无事,属下死而无憾。”

  暗卫花花显然学到了云初玖的精髓,这一招以退为进果然奏效,血无极愤愤的踹了他一脚并没有真的杀他。

  “你说她没有灵力?”血无极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属下可以确定,那名女子确实没有灵力。”

  血无极脑海里回忆起昨晚的一幕幕,特么的,怎么可能没有灵力,我后半程都被那该死的女人压在了身下,她钳制的我根本无法翻身……

  暗卫花花诡异的看到血无极的脸红了,心里腹诽,难道少主因为和那女子缠绵了一夜,所以动情了?这样也好,总比喜欢云初玖强,那可是帝北溟的女人,我们少主根本就没有胜算。

  “少主,您放心,她走了不长时间,我现在就派人去追,一定可以找到她的。”暗卫花花信誓旦旦的说道。

  “抓活的!我要亲手收拾她!”血无极想起女子似乎说过朝他借什么东西,见自己手上的戒指还在,心里纳闷,难道她只是随口说说?

  血无极回到屋子里面,看到床上带有血迹的床单,气的就要毁掉,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把床单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该死的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夺去了我的贞操,穿上衣服就不认了?没门!

  可惜,暗卫花花派出去不少人手,却一无所获,那名女子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血无极回想起那天的事情,脸色更阴沉了:“给我找!就算翻遍整个天元大陆也要把人给我找到!”

  暗卫花花试探的说道:“少主,那名女子没有灵力,会不会,会不会已经死了?而且长的还不错,会不会被抓去了那种地方?”

  血无极一掌就把暗卫花花拍飞了出去:“少说废话,还不去找?!”

  暗卫花花简直是欲哭无泪,我们这少主怎么见一个爱一个?之前对云初玖疯狂的要命,现在可好,又对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上心了,该死的女人,到底跑哪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