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几天过去,血无极依然没有找到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如果不是血无极储物戒指里面还有那条床单,他都怀疑只是一个梦而已。

  血无极也没心情再在天元学院待着了,不知为何,原来他心里只装着一个小九妹妹,现在虽然还有小九妹妹的位置,但是大多数时间,竟然都是在想那个该死的女人。

  云初玖虽然觉得血无极有些反常,但是几次旁敲侧击也没问出来什么,只好说道:“乌鸡哥哥,你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血无极邪魅的一笑:“小九妹妹,没有哥哥我解决不了的事情,不过你放心,需要你帮忙的,我一定会说的,我走了啊,你小心点秦明珠那个蠢货,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乌鸡哥哥,放心好了,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了!一路顺风啊!”云初玖挥舞着小手绢送别血无极。

  血无极心里一酸,小九妹妹啊,哥哥以后再也没有资格追求你了,哥哥的清白被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毁了,我再也不纯洁了,呜呜呜……

  暗卫花花听着血无极的自言自语,心里简直就像哔了狗一般,少主,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即便是哭,也应该是那名女子哭吧?

  云初玖送走了血无极之后,学习和生活重新步入了正轨。经过天焚秘境一事,她得到了教训,不能过分依赖符篆和傀儡这样的外物,还是要尽快提高灵力才行。

  所以,这货除了上课以外的时间都用来修炼灵力。

  这天下午,云初玖在院子里面修炼,小黑鸟三只在院子里面玩耍,小蘑菇则是满足的埋在土里面晒太阳。

  云初玖想起太虚秘境的碎片还未融合,赶紧将第六块太虚镜碎片交给了毛线球,毛线球结印之后,太虚镜残片融合完毕。

  云初玖一脸期翼的问毛线球:“小静静现在多了什么本事?”

  毛线球微微有些心虚的说道:“主人,现在地阶下品的灵药和十五阶的妖兽可以放出来了。”

  云初玖顿时就泄气了,地阶下品的灵药还算有用,但是十五阶的妖兽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这太虚镜说是神器,我看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货,就算再找来两块残片也未必有用。

  这货再看了看在那挺尸的小蘑菇,觉得心塞无比,为毛我得来的东西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莫非因为都是我骗来的?这是报应?

  呸呸呸!我这些都是潜力股,将来一定都是大杀器,一定是这样的!

  又是将近一个月时间过去,眼看就要放长假了,云初玖本来以为尹家和秦明珠会有所动作,可是没想到的是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终于,放假的日子来了!

  这天,所有的学生在天元学院参加会议,无非就是讲一些放假注意的事项之类的,云初玖听的直打瞌睡。

  就在会议宣布结束的时候,众人一阵喧哗,都抬头看向了天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