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你这话就见外了,咱们的关系哪里还需这么客套,我和师兄和亲兄妹差不多,这来长生殿就跟回娘家一样。”蓝夫人虽然心里嫉恨,面上丝毫不显,口气很是亲昵。

  云初玖心里叹了口气,直来直去的老妖婆根本不是这老白莲的对手,看看人家这语气,说的多亲热,也不知道老妖婆当初家世也不好,性子还这么直,到底是怎么把小白脸他爹弄到手的,难道是直接强睡了?

  云初玖瞥见殿主夫人的脸色一变,知道这是发飙的前兆,只好俏皮的打岔:“姨姨,这位夫人是谁啊?快帮我引荐一下吧!”

  殿主夫人被云初玖这么一打岔,心里的怒气消散了些,淡淡的说道:“这是你姨夫的师妹,蓝家的家主夫人,你称呼蓝夫人就可以。”

  云初玖心里暗乐,老妖婆这性格也是没谁了,只好笑眯眯的说道:“蓝夫人,小九给您见礼了!”

  蓝夫人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这个就是落尘惦念的云初玖?虽然长的很是貌美,但是这性格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和叶锦瑟那个贱人一样讨厌!

  “原来你就是小九丫头?多亏你卖给了落尘那株紫色天葵草,要不然我这旧疾是很难根治的。”蓝夫人不动声色的强调了“卖”字。

  云初玖自然不会吃这哑巴亏,叹了口气说道:”蓝夫人,我想你可能是不太了解事情的经过。那株紫色天葵草不是我的,是我姨姨的,我姨姨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听说您需要之后,就委托我交给蓝落尘。

  没想到蓝落尘说什么也要给我灵石,说如果我不收灵石他就不拿走紫色天葵草,我就只好收下了!

  蓝夫人,我听您刚才话里的意思,似乎觉得我不该收这灵石,既然如此,这钱您收回去吧,本来我们也没想要,我们长生殿或许缺别的,但是最不缺的就是灵石了!可叹我姨姨一片好心,竟然被人家说是为了钱,真是,唉!”

  云初玖最后这一声叹气可谓是意味深长,百转千回,蓝夫人的脸色顿时就是一红,这个臭丫头,嘴皮子果然和传说的一样厉害,真是难缠。

  “小九丫头,你误会了,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一时口误而已,师兄,你是知道我的,我心思简单,不会说话,你快帮我解释解释,别让锦瑟和小九丫头误会了。”蓝夫人柔弱的看向帝凛寒,一副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

  云初玖差点恶心的吐了,艾玛,难怪老妖婆这么讨厌这个蓝夫人,当着人家夫人的面朝着人家的夫君撒娇,你有病吧?

  “就是,伯父,我娘根本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小九妹妹口齿伶俐,真是太厉害了!落雪拙嘴笨腮的,真是自愧不如。”那个少女娇俏的说道。

  我勒个去!一大一小两朵白莲花啊!真是奇怪了,蓝落尘那样清冷的性子,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娘和这么一个妹子?难道是出淤泥而不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