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凛寒倒是没察觉出什么不妥,也可能是男人和女人本身的关注点也不同,笑着说道:“四师妹,落雪丫头,小九丫头就是这么个跳脱的性子,你们别往心里去!”

  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对,蓝夫人,你别往心里去,赠药之恩也不算什么大事,不就十多年也没找到吗?不就没有这紫色天葵草你就一直病怏怏的吗?真的不算什么!”

  蓝夫人又不傻自然知道云初玖说的是反话,只好说道:“小九丫头,我刚才真没有别的意思,多谢你了!”

  “蓝夫人,那紫色天葵草可不是我的,是我姨姨的,你要谢就谢我姨姨吧,我姨姨心地善良,生怕你知道紫色天葵草是她送的,就会涕泪横流的过来感谢,所以才让我转交的,蓝夫人,您这次来,就是专程来感谢我姨姨的吧?”

  蓝夫人气的直抽抽,她才不是为了感谢殿主夫人来的,不过,被云初玖用话逼到这里,也只好说道:“锦瑟,小九丫头说的对,我这次来就是专程感谢你的。没想到当初你不怎么和我亲近,其实却一直关心我,真是太让我感动了。”

  殿主夫人见蓝夫人频频吃瘪,心里的怒气消散了些,淡淡的说道:“小事一桩,你不必放在心上。”

  殿主夫人实在是没办法假惺惺的说出你多住几天之类的客套话,恨不得蓝氏母女马上就滚。

  殿主夫人坐在了帝凛寒旁边的座位上,云初玖则是走到蓝落雪前面,笑眯眯的说道:“落雪姐姐,很高兴认识你,你长得真是漂亮。”

  蓝落雪没想到云初玖会来这么一出,虽然心里很是讨厌她,但是一听云初玖夸赞她漂亮,笑着说道:“小九妹妹谬赞了,小九妹妹的容貌更胜一筹。”

  蓝落雪以为云初玖会客气一下,没想到云初玖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确实比你貌美一些,天生丽质的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你不要太自卑,你这样子也算不错了。”

  蓝落雪差点气晕过去,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自己夸自己,这样的人竟然名扬了天元大陆?不但尊上喜欢她,我哥哥也喜欢她?他们的眼睛瞎了吗?

  蓝落雪正心里暗骂的时候,听见云初玖接着说道:“落月姐姐,麻烦你坐旁边那个位子,这个位子是我的。”

  蓝落雪脸色一红,泫然若泣的看向帝凛寒:“殿主伯伯,这,难道这位子还是固定的吗?”

  帝凛寒不悦的咳嗦了一声:“小九丫头,不要胡闹!谁规定那个位子是你的?既然落雪已经坐在那里了,你换个位子坐就是。”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姨夫,这座位可不能乱坐,就像您旁边的位子就是我姨姨的,蓝夫人就算是再想坐,她也不能坐的,她要是坐了,就是不知害臊,臭不要脸!我这位子呢,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我每次都是坐这里的,自然不能因为外人就坏了规矩。”

  殿主夫人心里那舒爽,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好!说的太好了!小九丫头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